三非客

这里画风不正常,日常不吃药

我家有鬼(下)

反正都这样了,怎么胡搞怎么来吧。爱好是恶搞,职业ooc,更不讲逻辑。
虽然婚姻大事没有解决,但是这一人一鬼已经开始过上恩爱甜蜜的日子了。不过,你要知道一点,你从小看过的恐怖故事、言情故事、纯爱故事乃至童话故事,哪个里头想过上恩爱甜蜜的日子不得经历点坎坷啊?就算他们提前过上好日子了也得补出来点代价你说是不?都是出来混的,怎么可能不让你还呢?什么?主角?主角咋滴?哪个故事里玩的不是主角你告诉我?
像什么大骗子你居然背着我勾搭别的汉子你只是看中了我的美貌你根本不爱我人家超想哭人家要拿小拳拳捶你胸口我们分手吧我要追求真爱这种事情是肯定——————不会发生的!这文这章就结束了哪儿经得起他们这么作?
什么?龙宿大战贞子或者伽椰子?剑子你这死孩子对龙哥好点儿,人家都成鬼了何必为难人家呢?更何况万一打过了还好说最多因为欺负姑娘丢脸面万一打不过你试试看死的会死谁。
帮龙剑刷经验的不是boss不是女巫不是守护宝藏的巨龙而是个大法师,啊呸,大师,佛剑分说,熟人才好下手呀。
作为一个普渡众生的大师,佛剑向来是很温和的,虽然动手时狠了些,暴力得频繁了些,但是这并不妨碍佛剑大师做一个慈爱友善的和尚。总而言之,佛剑大师是个很温柔很斯文的。此评论来自百世经纶一页书,可靠性几何请自行判断。
佛剑大师一打开剑子公寓的大门就看见被捆绑着身上涂满了番茄酱的剑子。大师是谁啊?啥世面没见过啊?“人都找到了你怎么还作孽呢?”然后就帮忙把绳子解开了。
泪眼汪汪的剑子想说这和自己没关系啊,但是仔细一看发现佛剑看的压根不是自己。不是跟自己说的?“好友,你是不是欠我一个解释?”
“我来解释给你听。”旁边的声音让剑子下意识扭过头去,看见一个紫发金眼睛的人,穿着能闪瞎人的衣裳摇着能闪瞎人的扇子冲他笑得老漂亮了。
“美女,你谁?”
“你老公。”紫色的美人扬扬下巴,一副大爷样。
剑子怒了。你这没jc的混蛋见到帅哥就喊老公太讨厌了!
“佛剑答应的。”
“啥……啥?!”
佛剑淡淡掀了掀眼皮看看要说法的剑子,“他是我去帮人念经超度时看见的,说如果我不帮他完成心愿他就跑去那宅子里闹鬼。我说我现在就可以义务送他往生他回了句心愿完不成就一直待在这儿。”看了一眼理直气壮的龙宿。
剑子表示我明白,这货作孽的水平在鬼的专八技能考核里怎么着也能拿个满分。
然而还有个问题。
“他既然是别处的鬼,为什么会在我这儿折腾?”
“我问他他的心愿是什么,他说自己空虚寂寞冷需要一个汉子来抚慰一下心灵。”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识趣地把嘴边的“好友你怎么不奉献一下”咽了回去。
“我本来是想帮他注册个社交网站的,结果碰巧那时候你来了,他就两眼放光地扒着你跟你走了。我拦都拦不住。”
剑子瞥了一眼龙宿,龙宿一脸天真地看回去。
“所以好友你就放心地让他跟我到家了?”有没有搞错啊?这不是推我进火坑吗?
佛剑点点头,“他不害人。”
剑子用眼神质疑他,你进门时候看见的是啥?!
佛剑很正直,“他和一般的鬼不一样。”
剑子点头,“我知道,他看恐怖片。”尤其喜欢看里面人被鬼追着跑然后被吓得哇哇叫的情节。那都是人胡编乱造的,你一个鬼看了难道还有种族自豪感不成?
“……我说的是他好像认识我们。”佛剑组织着语言,“他一看见我就知道我是谁。”
剑子再看龙宿,龙宿继续纯良无辜地瞅回去。
“给你三秒考虑时间,老实交代!”
龙宿眨巴眨巴眼睛卖萌,可惜被剑子成功闪避,只好说“以前我们是好友。”
“你可拉倒吧,建国以前老子还没出生呢!”剑子立马发现了时间的bug。
“我说的是前世。”龙宿肯定地开口,“剑子,你还记得吗?那是一个……”
“不记得,长话短说。”
“……你们俩死了我变这样了。”
面对剑子的青筋龙宿表示他这个回答很简短很符合要求啊,十个字就搞定了。
“他说他要找到一个人然后对他做自己的爱人曾经做过的事。”
剑子立马看回去,“我上辈子糟蹋过你的衣服?”
龙宿一脸愤恨地点头。
“我送你过活生生的老母鸡还有那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龙宿很镇定地点头,还把账单一起送来呢!
“我在你睡觉的时候可着劲儿折腾过不让你睡了?”
龙宿磨着牙点头,眼神好不幽怨。
“我给你做过能杀人的饭?”
龙宿摇头,你压根就不做饭,从来都只来我这儿蹭饭。
“我跟你玩过捆绑?”
龙宿表示我们玩过相爱相杀。
“我跟你求过婚?”
龙宿犹豫,怎么办,好想点头啊,可是万一被发现说谎……丫的哥又没说话,点个头算啥?再说了他又不记得以前的事。
“谁娶谁?”
“亲爱的你当初就嫁给我了呢~”龙宿立马蹭上去要亲亲要抱抱不然宝宝不开心。
“滚你丫的,上辈子答应又不是这辈子!”剑子很鄙夷,“还有我真是你情人?这明明是仇人的画风啊。”
“亲爱的你比较内敛所以总是用与众不同的方法爱着我~”
“你的脸皮这么厚?”
龙宿瞬间就扑上去抱抱蹭蹭摸摸就差亲亲了,“亲爱的这句话你以前也说过~”
发现沟通不能的时候你难道还会在这里死磕着?剑子果断转向佛剑,“那好友,你今天来这里是……”
佛剑看了看龙宿,“前两天有人挖出来一个时间不确定的古墓,看样子像儒家的。里头……拿珍珠当护城河。”
“这么有钱?”
“棺材里的人保存的非常完好,和龙宿长得一模一样。”
当四道坦白从宽的严肃视线落到自己头上,龙宿天真茫然地看了回去。
“龙宿,别挑战我的极限。”
眼看着那意思就是你再不从实招来就给我哪来的滚哪去,龙宿决定配合,“应该是我的墓吧。那什么,都死了好几百年了这些事就别纠结了啊剑子。”
“龙宿,你说过愿望达成就去投胎的。”
龙宿在心里翻白眼,哥的愿望是把这白毛吞进肚子里,哪里实现了?
“上次你的魂体已经很虚弱了,再折腾下去不好。你的魂体还能坚持多久?”
剑子听了,“投胎去!”这是命令语气。
“我不!”亮闪闪的金眸瞪过去,剑子我们好不容易才能长相厮守你怎么能这么狠心抛下我呢?你无情无义无理取闹!
你少看些垃圾片行不行!“乖,投胎去。我们这一人一鬼的也没法真正长相厮守你说是不是?”
龙宿表示你就是嫌弃我了,你嫌我老嫌我是只鬼!
“听话,你投胎后我会去找到你的。”
龙宿冷笑,当哥不知道啊,哥当初费了多大功夫才找到你的转世啊?
“可你要是不投胎,以后你没了就别怪我投入别人的怀抱了。”
这是威胁!十足的威胁!龙宿掩面,你个负心汉我为你抛弃一切你居然还要抛弃我找别人!
“不想我和别人搞到一块,就投胎去!”剑子喝了口水,勾勾他的小拇指,“我一定会找到你的。”
“我不会投胎!”字字铿锵。
经历了许仙大战法海、聂小倩含恨离别宁采臣等各种知名不知名精彩演出后,剑子送佛剑和龙宿离开。
关上门,这公寓里再也没有一只让人头疼的鬼了。安静得有点恼人。
“剑子,你家那只田螺鬼姑娘怎么样了?”
“他?跑了。”剑子耸肩,佛剑怎么还没消息?难不成龙宿又出幺蛾子了?但又想想,敢跟佛剑搞幺蛾子的估计还没出生吧。
“亲爱的你回来了,人家好想你!”
被抱了个满怀的剑子彻底呆了,“你不是投胎去了吗?”
“我又不是不能复活投啥胎啊?还好儒门那帮小崽子们把我的身体保存的挺好,不然我就回不来了~”我蹭我蹭我蹭蹭蹭。
“你可以复活丫的不早说?”
“那需要有我的身体才行啊。我不是忙着和你沟通感情呢嘛。”
“佛剑呢?”
“他非要念咒送我往生,我没办法,就把他敲晕了去找身体了,现在大概还睡着吧。”
佛剑……龙宿你要作死别拉着我一起!
“亲爱的,现在我们都是活生生的人了不如来玩个脱 光了衣服亲亲抱抱举高高的游戏?”
LOFTER不给开车所以请自行想象。(绝不承认是我懒!)
“剑子……”
剑子尽量让自己笑得温和,谁知却越发吓人,“龙宿,还记得你都干过什么吧?”
呃……“我不是故意的。”抱着被子的龙宿含着泪可怜巴巴地看着他,现在没有魂体优势了怎么破?
“我已经让佛剑过来了,咱们今天好好算算总账!”
“剑子……”
“佛剑说你罪孽太多需要净化,他待会会把你领回去学学出家人的苦修。至于我这里……咱们来日方长。”
龙哥祝你好运。
啥?他们的坎坷在哪儿?那不就是说着玩的吗?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