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非客

这里画风不正常,日常不吃药

我家有鬼(中)

还是那句话,这里爱好是恶搞,专业ooc
假如生活不声不响对你开启了仇恨模式,你除了淡定接受还TM能咋滴?
剑子大半夜的被龙宿捣腾醒了,可气的是自己还拿他丫的没辙!混蛋你接着作!别落我手里我告诉你!
龙宿其实没恶意,真的。他以前最爱睡觉了,只要没人干扰他一天可以睡二十三个小时又五十分钟。啊?剩下十分钟够干嘛?你一躺下就能睡着啊?不得闭眼酝酿一下睡意啊!十分钟够快了我告诉你!本来以为自己已经变成鬼就没人骚扰他睡觉了,可他悲催地发现鬼是睡不着的。偏偏正当他45°明媚而忧伤地望天准备用华丽无双的疼痛文学词藻哀叹一下这空虚寂寞冷明明很感伤却依然很美好的鬼生时旁边有个家伙睡得像死猪还呼噜打得震天响,那一点伤春悲秋的小文艺全被呼哧飞了,你说可气不可气?打断哥装逼的人都得付出代价!(▼皿▼#)
本着我不睡你也甭睡咱们一起嗨的精神,龙宿就把剑子的床单给掀了。是的你没看错,不是被子是床单。做了360°翻滚运动成功落地的剑子还能不醒吗?
“你有没有搞错?陪你一起不睡觉我会死的好不好!”
龙宿当没听见。
“你到底想干嘛?”
“我睡不着,陪我说说话。”那声音有一点点忧伤有一点点幽怨有一点点委屈。
“……你要能睡着那才怪了!”麻烦你搞清楚自己的种族好吗?你是鬼啊哥!
“你不想知道我是怎么死的了?”
“你肯说?”让老子知道了立马请和尚过来渡你往生!
“当然不。”
那你提个球啊!
龙宿很无辜,他只是想让剑子精神一下而已。
剑子感觉他现在精神得很想把这死鬼给爆K一顿,丫的你他妈就是自个儿作死的吧!
龙宿恍然大悟,“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
剑子已经不想理这个混蛋了。即便龙宿把床上用品全拆了剑子还是趴在床板上很顽强地睡了。
慕少艾怎么说的?如果熊孩子坚持作妖,最好的办法就是别理他,等他觉得无聊了就消停了。
也许这个办法适用于熊孩子,但谁能保证他就一定能适用于熊鬼啊?
龙宿用事实证明这个法子在鬼界是行不通的。在第二天一大早,龙宿用不知道从哪儿翻出来的锣把剑子敲醒了。
“你就不能消停会?”妈的敲锣还专门搁老子耳朵边儿敲,多大仇?!
“天亮了。”龙宿理直气壮地开口。
“所以?”
“你不是该去工作了吗?”
“你丫见过谁礼拜六工作的?”剑子悲愤欲绝,妈的老子的懒觉啊啊啊啊!一想起来辛苦五天之后还不能睡个懒觉,和罪魁祸首同归于尽的心都有了!不对,对方早就没气了……还是算了,哥不跟鬼一般见识……暗地里磨着后槽牙的剑子以他的三撮毛发誓你等着,哥早晚连本带利还回来!
还没等剑子磨完牙,一顿丰盛的早餐就摆到了剑子面前。
原来这鬼还有点良心啊。准备开动的剑子心里琢磨着,手艺不错!给了这鬼第一个五星级好评。
结果……剑子吃到了一个不知名玩意儿,而且因为狼吞虎咽故而没第一时间发现这玩意儿差点被噎死。
好不容易东西吐出来了,剑子一看就毛了,他爷爷的这么大颗珍珠是怎么混进食物里的?你个混蛋我就知道你不安好心!
“你觉得怎么样?”那声音听起来还有点小雀跃。
剑子小心翼翼喝了口水,确认没啥异状之后才放心。“你就算想我赶紧变成鬼也不用这种招吧?”
“我……”
“停——不用狡辩!我去收拾。”剑子表示不想听你漫天胡扯。
“……剑子啊,珍珠当聘礼,你嫁我吧~”一听就知道说话的鬼现在兴奋得很。
!!!
因为龙宿,剑子老早就认识到鬼和人不太一样,但是这厮也太会挑战自己的极限了吧!
“你说嫁就嫁啊?你丫都不知道死几百年了天知道你以前有没有婚配啊?你长啥样我都不知道万一是个丑逼我不亏了?还有,凭什么我嫁你?怎么不是你嫁我?”剑子觉得跟这脑子不正常的鬼混一块久了自己也跟着不正常了,这说的都什么话啊!这作孽的死鬼自己凭啥要……要……要看上啊!
“我就知道亲爱的你心里有我~”龙宿高兴的转圈圈到飞起。
“有个鬼!”剑子下意识回嘴。
“是有个鬼啊。”我不就是鬼吗?龙宿的心里小花一大片儿一大片儿地开。
真特么见鬼了!剑子觉得自己怎么吐槽都不太对了!
自打确定了关系龙宿动不动就要想办法剑子跟他聊个天互个动。你还不能跟他抗议。剑子一拒绝对方就开始幽怨地表示他明明都如此明理没有要亲亲要抱抱要举高高了只是想聊个天抚慰一下心灵你都不肯么?你就是嫌弃我,你就是嫌弃我是只鬼!龙宿啊龙宿,你看看你一片痴心全部都给了一个负心汉呀~~如此抑扬顿挫一咏三叹让剑子毛骨悚然啊。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