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非客

这里画风不正常,日常不吃药

浓情(二)


鎏金色眸子紧盯着剑子,“你说怎么办吧。”
剑子冷汗涔涔,“我……”我怎么知道怎么办啊?哥啊,我管你叫哥行不?咱这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行不?
“这么大的损伤,我也想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啊,但是可能吗?”似怒非怒,龙宿看了看车子的惨状,转向剑子的表情无比无辜,还叹了口气,“上个月刚买的新车啊。”
剑子背后的冷汗都能汇城小溪了,“龙宿啊,我这只是穷老百姓……你家大业大的,你看是不是……是不是……”反正我也赔不起你说是吧?你何必呢?
龙宿看着他,“怎么样?”
“呃……龙宿啊,你说你干嘛非要和我一个种地的过不去呢?”剑子觉得很不可理喻,他一个种地的又没钱,农场收益也不好,每年还要往农场里贴钱,这么穷酸的人你何苦刁难他呢?
龙宿看了看天,“过不去啊……就当我兴趣所在吧。”
资本家果然都很可恶!剑子这么想,他也很想这么说,就是没胆。
好说歹说,疏楼大爷总算肯放人了。
小三轮晃晃悠悠地慢跑在机动车道上,引来围观的人无数,当然,大部分是冲着车上坐着的浑身名牌地豪门公子哥儿过去的。
剑子忍受着比平时多了三倍不止的异样眼光,内心泪流成河,龙宿你何必呢!这种小三轮实在不太符合您老的风格啊。别人会不会以为我是绑架啊?“龙宿啊,你坐这种车委屈你了……”
龙宿点点头,“嗯,知道委屈我就好。”车子被送到维修厂,那么就只能坐这个了,龙哥是这么说的。
你妹啊,你不会打的啊?实在不行叫默言歆过来也就一个电话半分钟的事吧?
“言歆有其他事要做,更何况,我也想看看你那农场倒闭了没。”
您听听,这是人话吗?一出口就诅咒人事业倒闭?还有,据我所知默言歆就是专门负责做你的司机的吧?还有别的事?这年头司机还能跑出去开专业讲座不成?
“你那农场年年亏损居然还没有倒闭?啧,神奇啊。”
去你妹啊!全国的生态农场有几个不亏损的啊?最出名的那个也就将就收支平衡好吗?
“嗯,照这么说,我那个农产品公司利润其实还不错。”小虎牙亮闪闪的,一双金眸烨烨生辉。
你那用农药了好吗?有本事不用农药我们比比?剑子仙迹看着那得意的笑脸,握着车把的手有些发痒。
“科学证明其实少量的某些农药对人体没什么影响。我是一个商人,那么成本能降下来,效率能大幅度提升,我为何不用?我开的又不是ECO农场。”龙宿轻飘飘地一句话让剑子无言以对。
龙宿说的没错,农业上驱虫,补充土地肥力,给作物提供营养促进生长,样样都离不开农药与化肥。不用化学农药、化肥的话,就只能用生物药品代替,但是国内市场上生物药品一来很昂贵,二来市场不是很成熟,药品品种不全,所以还有不少地方用的都是最原始的方法,一轮下来收成能有百分之五十的话做梦都可以笑醒了。
剑子还记得当初第一轮种植下来因为经验不足知识也不足那凄惨的下场。今年已经算好的,收菜的话每天都有一两百斤,虽然说其实不是特别多,但已经是建农场以来最好的情况了。
“说是这么说,可是我想坚持下去。”剑子低低说着,“走一步看一步咯,看能走多远。”
龙宿看着他,嗤笑一声,“连年亏损,你真坚持得下去?就算有国家补贴,你们也还是赔的吧?何必呢?”
“谁说的,我们前两年不是开了一家餐馆吗?专门用有机食品做菜,两个加起来,确实已经不赔了。”剑子得意的说着,那家餐馆的确很赚钱啊,起码把农场的亏空给补出来了。
“没赔钱,但也未必能赚吧?”龙宿揉着眉心,剑子和人合伙开的农场,几个人家里都不富裕,这其中的困难想都不用想。
剑子笑笑,“赚不赚的,其实也就要慢慢来啦。总之一切都会好的。”
说着话,农场已经到了。虽然两个人认识了挺久了,但龙宿还是第一次来剑子的农场。
大门口一块石头,上面写着豁然农场,里面的菜地每一块都用牌子标明是哪种蔬菜,还附带说明。
龙宿还没从车上下来,就看见一只白毛公鸡扑闪着翅膀从自己面前半飞半跳地过去了,满脸黑线。罢了,反正这人就是这么寒酸小气,能指望他的农场高档到哪里去?
一个新来做实习的大学生看见龙宿眼睛都亮了,偷偷把剑子拉到一边,坏笑着,“老板,上哪儿拐回来的土豪啊?”
剑子狠狠拍了一下他的头,“小小年纪的不学好!干活去!干完了就吃饭去!”
实习生摸了摸头,也没什么忐忑,“是,小的这就去吃饭,您慢慢招待贵客,对了,可别饿着人家啊。”
现在的大学生都这么没大没小?
剑子招呼龙宿随便坐,自己去泡茶。
龙宿看了看自己身处的简单用竹子搭好的凉棚,三面透风,只有一面用不知道什么材质的东西挡了一下,还只挡了一半,放了一张单人沙发一张三人沙发,都是简易木质的,上面随便放了几个发白的靠垫。这一面另外一半就可以看见绿油油的油麦菜,刚好一只白色猫从那边爬过来,同样也是金色的眼睛好奇的瞅了瞅他这个生人,踌躇了一会,蹦到有墙的那一边的单人木质沙发的抱枕上预备呼呼大睡。只有一个破旧的风扇呼呼扇扇地吹着,旁边的饮水机不知道二十块钱有没有人愿意要的。一旁随便的摆了一摞摞路边大排档才会用的塑料椅子。一共有三张简易的桌子,不过表面的漆皮都掉得差不多了。还有一张投影仪用的白色围布,和一块白色写字板。
说白了,只有一个字,穷!
龙宿看见那所有的沙发垫子上都着有不知名生物的毛羽毛,其中有一种毛颜色和不远处拴着的大狼狗诡异的相似。
小小的挣扎了下,果断搬了一张塑料椅子委屈一下自己好了。
凉棚外还有一棵三人合抱的不知道多少年的又粗又矮的分叉树,两枝粗壮的枝干上各绑了一个吊床,其中一个离地约有一米二三那么高,让龙宿觉得这是不是就是个摆设啊?
周围鸡鸭的声音连绵不绝。
龙宿很想问自己,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非要跟着剑子跑来这种不华丽的地方折腾啊?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