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非客

这里画风不正常,日常不吃药

诉衷情 七 前梦尽(下)

琉璃仙境是个好地方。即便是样样都要与素还真争个高低的谈无欲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当然,他的无欲天更好!不过,琉璃仙境,好茶好点心好管家……可是若再加上了某个时时刻刻都在身边的晃悠的某闲人之后,谈道长发现自己无论如何努力都喜欢不上这个曾经被药师慕少艾称为“宝贝麒麟穴”的鬼地方。
莲香不住地往鼻子里钻,想忽视也难吧。谈无欲有点头疼地捏眉心,这世上是不是有两个素还真?一个是大家口里誉满天下兢兢业业的素贤人,一个是自己眼前一无是处游手好闲的素闲人?
“无欲你不舒服吗?是不是小钗打得太狠了?都告诉他要小心了,真是的。来,我给你揉……”光速扑过来的素闲人喋喋不地说着,同时,不失时机地伸出了爪子。
谈无欲干脆利落的避开,“免,多谢,不用,谈某好得很!”看了一眼无法为自己辩诉的叶小钗,素还真你就会欺负老实人!还有,若没有你的指使叶小钗这样的老实人哪里做的出这种勾当?
失望的收回手,素闲人委屈的对手指,素某真的有交代小钗不要伤害师弟的。
是说素贤人啊,人都被打晕了还要怎样才算是伤害了?(素:你给劣者闭嘴!写文的瞎吐什么槽?别以为劣者不知道你觊觎师弟把我当头号情敌!)
谈无欲喝了一口茶,神色悠然,“说吧,这次又需要谈某做什么?”
素贤人闻言一双眼睛亮晶晶地瞅了过来,真的?“真的什么都可以吗?”大有跃跃欲试的意味。是说,既然师弟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们回房里赤诚相见躺下沟通沟通如何?
我突然反悔了行不行?修道人的本能觉得这眼神有着恨不得马上把他生吞活剥的意味,谈道长微不可查地抖了一下,避开这样如狼似虎的视线,真是再多的形容词都无法形容这诡异眼神万分恐怖之其一啊。“在道义允许的范围之内。”谈道长无奈的加上了一个正派人士被威胁答应要求时都会说的前提条件。虽然也没什么鬼用。
保证不违反道义。续缘前几天说他有点孤单想找个人陪所以师弟我们给他生个弟弟妹妹玩吧。(喂,续缘是这个意思吗?)就在这话即将破口而出的时候为了保命险险刹住了车。素贤人很无奈很哀怨,明明这个要求不违反道义的吧?为什么要是说出来就要面临被宰的风险?
是说,是个智商正常的人听见这种话都得有这冲动的吧?
“无欲你什么都不用做,在琉璃仙境好生休息即可。”即便心里还在想象那翻云覆雨蚀骨销魂的场景,素贤人面上端的是正气谦和温润如玉的翩翩佳公子形象。
谈无欲想也不想地回绝,“素还真,吾这次出来,就是为了这一件事。汝要谈某作壁上观,恐怕做不到。”
尾音还没落,谈无欲就发现师兄又在考验他的忍耐能力了。
“嘤嘤嘤~好伤心啊,师弟出来都不关心我的……”咬着袖子哀哀怨怨的素还真凄凄婉婉地看着他,整个就一副深闺弃妇的样子,就差砸出来“负心汉,王八蛋”这几个字了。
果然素贤人装得再像回事也正经不过三秒。
“素还真,你敢不敢正经一点!”一脸嫌弃地抽出来自己满是口水的袖子,谈无欲觉得自己的面部神经一定脱离控制了,不然青筋为什么蹦哒的这么欢快?
素还真水汪汪的眼珠儿就这么盯着谈无欲盯得人心底发毛,“师弟都不要素某了,素某还要正经做什么?”如此之决绝,大有你敢再嫌弃下去我就跳玉波池的架势。
我管你!你又死不了!谈无欲心里深呼吸几次,干脆利落地从旁边抽出来一把剑架到了素还真脖子上,“汝要是真的那么想死,谈某不介意看在同门的份上帮你一把。”你敢再说一句试试看?
艰难的把哭丧的唱腔咽回肚子里,素贤人扯出来一个笑,“还是不了,同梯残害同门这种名声不太好,素某就不给同梯添麻烦了。而且,无欲啊,你怎么可以看着小钗老实就夺他的剑啊?你若喜欢,改天我送你更好的。小钗视武器如命,别人碰一碰都是不可以的,你这样子乱来,他会不高兴的,到时师兄也护不了你……”
叶小钗望天,谈无欲,我可以说其实有那么一瞬间希望你动作更干脆一点别停手吗?还有,如果你要是为了这么个除害目的的话,我并不是很介意,真的!
最终,谈道长还是没做出残害同门的事。
无欲就是心软嘛~素贤人心里满满都是欢喜,然后看到谈无欲还拿着剑,动作迅猛地夺了过来看也不看反手丢给叶小钗,“无欲啊,小钗这剑不适合你,太笨重……”长篇大论的絮叨,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师弟你还是适合拿凤流冽月这样的剑或者拂尘……”
谈无欲终于忍不住了,“素还真你把我的拂尘该有冽月藏哪儿了!”废话啊,要不是没趁手的兵器在手边他会欺负老实人抢叶小钗的兵器吗?
素贤人有恃无恐的顾左右而言他,反正无欲最终也不会把他怎么样的。
这混球到现在还喘着气真是老天不长眼!谈道长在心里狠狠地发泄了一通,呼,太暴躁了不好!气大伤身……结果……还是被某人给糊弄过去了!
该死!果然应该把人弄死然后慢慢找的!
看着书又想起来这种事,猛灌了一口茶泄火,呸呸呸,满嘴的莲花味!却在擦嘴角的污渍时偶然间眼风扫到了一幅画,还是他画的。画上多了题字,“月怜,水里月是天上月”明显是某人仿着他的笔迹写的。
“谈兄画的真不错!”当初画完之后,素还真一边围观一边赞叹。
谈无欲不理他,在画上题字,“水里月是天上月。”
“耶~只写月不写莲,谈兄你偏心!”
“哼!”肯给你画就不错了!
只是,这画里的心思,他可能发觉?
“眼前人是心中人啊。”素还真冷不丁的一句话让谈无欲浑身怔了一下。
被这有意无意的话戳中了心思的谈无欲好像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素还真!”
“哎呀呀,谈兄别生气,素某只是看到这个想到了它的下联随口一说,没有别的意思。”有一种人永远是把人惹毛了才会讨好的,素还真就是个中翘楚。
哼!谈无欲放下画笔。在亭子里作画是很好取景,但是这一池子的白莲怎么看怎么碍眼!“哦?那不知你素贤人的眼前人是谁,心中人又是谁?”虽说是七分调侃,可毕竟也有三分认真,握着拂尘的手都不由得用了些力度。
某贤人回了一个理所当然的微笑,“谈兄啊,这里可只有我们两个人啊,你是在明知故问吗?”
回忆被一句近在耳畔的“眼前人是心中人”叫停。
“你——放手!”谈无欲浑身僵硬,暗恼自己想事情太出身连这人到了身边都不知道,被抱了个满怀也是活该啊!
“不放。”谈无欲腰间的手收紧,“谈兄,这画我保存的还算好吧?”
柳眉轻挑,“往上面乱添东西也算好?”他事后可是把上面的字又用术法消除了。“你还不放手?”
“就不放!”一代神人任性地开口,“放开了,师弟就跑了。”
“你又起什么肖?”青筋直蹦跶。
素还真头埋进他颈窝里,“无欲,你还明白的。”
明白?他明白。早在当初恒河途时便明白了!
“素还真,莫忘了你还有背后。”似叹息的一句话让素还真浑身一颤,笑容怎么看怎么苦涩,“无欲记得啊。”
那日谈无欲被素还真一句亦真亦假的话逗得又羞又怒,“素还真!”
然而,难得的认真模样却告诉谈无欲,他是认真的。
四目相对,心底一片澄明。
尚不待谈无欲开口,素还真又说,“素某眼前是谈兄,可素某还有背后。”
背后?谈无欲冲他背后看去,莲花池?半个人影都没有。素还真你是在拿我寻开心吗?可是开玩笑的素还真不是这个样子的。白莲,清香白莲……轻笑一声,“哈,好一个清香白莲!”
区区一介谈无欲又如何与天下相较?
“所以,抱歉。”情与义,素还真的选择是完全舍弃情感。
可他几时妨碍到素还真兼济天下了?谈无欲与苍生有矛盾吗?
他没问,他也没说。
而后来,素还真为叶小钗开了太多的例外。
原来,不是你不重要,只是没那么重要而已。
日月背离,他以为是他绝情了,却在一无所有时才明白,原来执念已入魔。
净从秽出,明自暗生。谈无欲无需做素还真的眼前人了,谈无欲与素还真并撑一片天。
素还真玩暧昧,他奉陪。他半真半假,他若即若离。旁观以为情深,然则虚实各有几分?
那时候,他以为他放下了。
可是听到素还真的事,他还是会不由自主地冲上去。
难道日月之间,就不能只单纯的并行吗?日有日的光辉,月也自有月的华彩。
再往后,日月同悲,他还是明白,谈无欲很重要,但却又没那么重要。
退隐之前,他去见素还真,“素还真,这次拆伙是真的。”
也许他还是放不下,但他却不想再纠缠下去了。
也许等他彻底放下了,他就会再次复出了。
这天下,全部都要由你来承担了。
众生悲苦,你只能做清香白莲。
谈无欲深陷回忆,素还真没有看见。可这么长时间的沉默早已让他慌了神,转至谈无欲面前,做了素还真这一辈子最大胆的事。
春上的触感让谈无欲瞬间回神,又气又怒,猛地推开素还真,“你干什么!”突然的轻薄让他火冒三丈。
“无欲,我眼前也要,背后也要。”被推得一个趔趄的素还真稳住身形,认真地发誓。
“这又岂是你清香白莲可以任性的?”谈无欲极少这么称呼素还真,但是,不代表他永远不会。
“素还真这里还在跳。”素还真指上自己的心口。他不是没有心不会痛不会伤不会难过的。
“素还真,梦醒了就该散了。”日月不同归。
“若散了,素还真的前半生算什么?”他执拗,“无欲,你敢说你对我没有半分情意了?”
谈无欲笑笑,看似云淡风轻,“有,可抵不上天下苍生了。自打当初的复出,便是如此了。”然后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只留素还真一个人小心地收好画,似是自言自语,“我知道啊,可你连给我一个自欺欺人的借口都不肯么?”
清香白莲庇护众生,所以不能有挂碍。
脱俗仙子心系天下,所以如何有私情?
“哈哈哈……好一个清香白莲,好一个脱俗仙子……”语调里无尽苍凉,“那说好的日月同天怎么办呢?”
没有眼泪,却那么像在痛哭。
谈无欲回到房间里,叹了口气。素还真要的,他给得了吗?即使能给,天下又容许他给,他要吗?天下不需要一个有血有肉的素还真,只需要一个心无挂碍的正道领袖清香白莲。
前尘不过梦一场,而他们,都沉湎其中了。
梦该醒了。

三非:我果然不会写虐文啊,总觉得哪里差了点,不够火候。(ノДT)
素师兄:三非客,虐我很有趣是不是?(▼皿▼#)
三非:还好还好啦,总算有了点正剧的味道了好欣慰。٩(๑^o^๑)۶
素师兄:你不是说不写正剧了吗?→_→
三非:但你看这章的开头叫什么名?怎么可能一直欢脱下去?ᕕ(¬Д¬)ᕗ智商压制
谈道长:吾怎么总觉得哪里怪怪的?(⊙o⊙)
三非【哭诉】:谈谈啊我文笔就只能到这个地步了你多担待吧!我都写了四遍了(╥﹏╥)

评论(19)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