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非客

这里画风不正常,日常不吃药

诉衷情 五 前梦尽(上)

屈世途正在琉璃仙境门口等素还真,没等着素还真,却是等来了本以为再遇不到的人。
青山隐隐,夕阳迟迟,玄衣银发之人踏着霞光悠然而来,重重阵法之间亦好似信步游玩,仙姿缥缈,难掩风华。那一双柳眉凤目,比记忆里的模样更多了几分神采,分明比记忆里还要好看。
“屈世途,不认得谈无欲了么?”眉头挑起三分戏谑,唇角勾出七分风流。
屈世途张大了嘴巴,目测丢一个杯子进去不是问题,“谈……谈无欲?!!”一声惊呼,惊起鸟雀无数。
谈无欲皱着眉头揉揉耳朵,怎么以前没发现屈世途有学习天龙吼的天赋呢?
回过神来的屈世途赶忙把人往琉璃仙境里推。“谈无欲?你怎么来了?这些年你去哪儿了?死小孩都快把苦境的地皮给掀了都没找到你人。对了喝茶吗?素还真出去了,你是来找他的吗?留下来住几天吧?你的房间还……”
一连串的关怀问候把谈道长问懵了。早见识过屈世途的热情,但是这突然一下子还是有点接受不过来。默默地想了一下,谈道长果断摒弃了所有的问题直接说明自己的来意,“屈世途,久见了,今日谈某来只是为了通知一些事情,既然素还真不在,你把这封信交给他也是一样,如此,多谢,告辞,不送!”
用最快的速度说完,把信塞进屈世途手里,在屈世途还为消化之前便火速化光消失。不然屈世途那一连串的问题下来,自己怕是得回答到素还真回来。那他观云相测算特低挑的时间点岂不是白费了?(素:师弟,你的观云相就是用来避开素某的么?  谈:所谓测算,本就是为了趋吉避凶。)
屈世途对着面前的空气发呆了一会儿,深情呼唤,“谈无欲,你回来啊——”鸟雀再次很给面子地群起而舞。让那死小孩知道我把你放走了回来还不得折腾死我?屈伯伯对着夕阳无语泪千行,素还真曾经对着谈无欲的一点一滴都做过全面细致的研究,只要是谈无欲亲手写的,哪怕写成了鬼画符他都认得出来。看了看手里不晓得什么时候多出来的信件,屈世途心里连连叫苦。
至于素还真回来是怎么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就不在我们的关心范围之内了。而屈世途……只能说,心照不宣啦~
而谈无欲离开了琉璃仙境,还没走多久就遇见了秦假仙。
“哟!谈无欲!你居然回来了?是要重出武林了吗?素还真每天都很辛苦啊……”秦假仙说的眉飞色舞,唾沫横飞,谁知一扭头,“人呢?”
“大仔,他走了,让你帮他收集一下半兽出没的消息,然后送到剑子仙迹那里去!”业途灵淡定的开口,头随着说话一扭一扭的。喂,卖萌犯规啊!
秦假仙又惊又怒,“什么!谈无欲你——”你不听我说完就走也就算了,居然……告诉剑子仙迹等于告诉了疏楼龙宿,疏楼龙宿自然会在谈无欲的拜托之下转告他,那么……还是不知道他到底在哪儿?秦假仙气的直发抖,直接忽视他不说还给他来这招!“走,去琉璃仙境请素还真调教师弟!”
然而秦假仙不知道素贤人现在是素肖耶。师弟,你宁愿见秦假仙都不愿意见劣者?他有劣者帅吗?有劣者武功好吗?有劣者有钱……咳,这个就算了,师弟不是肤浅的人,秦假仙到底哪里比劣者好?(谈:他不叫素还真。)还有,告诉剑子仙迹?你就这么自信龙首不会告诉劣者你的下落?(谈:你哪来的自信?)不过……去找龙首……龙首见不见自己还是个问题啊~
师弟那里也出现了半兽伤人事件?那说明这件事情影响已经很大了,嗯,师弟一定很害怕的(你确定?)劣者要去关心爱护师弟!
而身在儒门的谈无欲完全不知道素妖孽在想什么,只是修道人的直觉让他的后脊莫名发凉。
“谈无欲,百年不曾来往,哈,好一个月才子!”龙首操着一口儒音,半讽半怨,却也有得见故友的欣喜。
“龙首说笑了,谈无欲已是退隐之人,因而所在之地偏僻简陋,怕是龙首尊贵,不宜涉足啊。”
“哈!退隐?退隐了又跑出来管这江湖事作甚?”疏楼龙宿看过来,一双眼锐利非凡,任谁也无处遁形。
“灾祸扰到了吾隐居所在。”不然才不想出来呢!
“说到底,汝就是心软!凭汝月才子的本事,保那一个小地方平安实在太过容易,何苦出来?尽管让素还真头疼便是!反正依素还真素贤人之能,还治不了这小小祸患?”
谈无欲轻笑一声,“龙首,彼此彼此吧。”前辈你要是心不软,某个白毛老道能接二连三轻而易举地把您拉出来?
龙首哑言,许久才摇着扇子叹,“个中滋味啊。”
谈无欲微笑,是啊,个中滋味,也只有自己体味了。避世不出,特低挑了一个染不到风尘的所在,虽说是挥别了过去,但是又如何真正斩断?没人比他自己更清楚,他不过逼着自己不去关注而已。怕一听到消息,就会像现在这样忍不住跑出来。平静了百年,不见尚能心如止水,见了之后,竟越发思念。
最苦不是相思,短暂相聚复别离。
素还真,你若是从到来过那个小山村该有多好?
而素还真险些冲回那个小山村一把火烧了无欲天。没了住的地方我看你怎么嘚瑟?还不给我乖乖回琉璃仙境?
“啊……”[龙首那里他也是能去的。]叶小钗善意的提醒,更何况你把无欲天烧了谈无欲知道了还不宰了你?
像被雷劈了似的顿住了。疏楼龙宿?让无欲住在那里便宜那条老龙?做他的白日梦去!不甘心地收回了手,无欲啊,师兄这里就这么不可信吗?
“啊……”[干脆去儒门问问?]叶小钗很诚恳的建议。再这样下去,素还真指不定肖到什么程度呢!
“可是……”素还真哀怨对手指……那不就等于输给那条老龙了?我不要啊~~~
素贤人啊,不是我说你,人家龙首明明眼里心里都只有一只白毛乌骨鸡,根本就没有兴趣和你争好吧?是你自个儿不顶用,怪谁?
“啊……”[可儒门也许有谈无欲的线索啊,面子和师弟那个重要?]白发武者一句话戳中死穴。是说,钗公,你好懂……
师弟和面子?哪个重要?这还用问吗?他在师弟面前有面子这种东西吗?想通的素还真果断杀上儒门了。
然而,龙首不是你想见,想见就能见~
“素还真?”龙首听见通报,询问地看向谈无欲,“要见吗?听说前些日子素还真险些跑去将无欲天一把火烧了。”
靠,起肖的素还真?想想都是种灾难!他才不见!谈道长坚定的摇了摇头,并委婉的表示生活如此美好,他谈某人还没活够。
素还真一脸微笑地看着回来的人,是的,你没看错,就是那种看了会让人“愉快舒畅”的微笑!就是笑得有点狰狞有点让人毛骨悚然罢了。“多谢你,代素某向龙首前辈问好,祝前辈事事顺遂,还望前辈再有了师弟的消息后不吝告知素某。素某定亲自上门感谢前辈。”
疏楼龙宿听着回禀,笑着揶揄,“哈,句句不离前辈,看来吾活着很碍素贤人的眼啊,恨不得吾疏楼龙宿立刻上仙山啊。”
“龙首永生不死,不过说笑罢了。”谈无欲淡定回应,并表示他这师兄欠人管了,他这就给续缘写封信让他关好自己那爱作孽的爹。
无欲啊,你可别造孽了。
“谈无欲汝快放过续缘把,那孩子虽说姓不好脸长得也不好,可毕竟还是个好孩子,好歹还是佛剑护着的。”龙首调侃着,见谈无欲一脸疑惑,轻笑点拨,“汝可曾听闻屈世途还有秦假仙三人前些日子都遭了某朵莲花的黑手?”

评论(1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