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非客

这里画风不正常,日常不吃药

诉衷情 四 远山仍对青阳

       这边素还真回到琉璃仙境之时,就已经变回了常日的素贤人,一甩拂尘,依旧是名动武林的清香白莲。
       “素还真呐,你可算回来了,再不回来,我就要以为你回不来了,差点就去联系殡仪馆了。”门口的屈世途连忙迎上来,七分调侃三分抱怨。屈大管家,额,或者叫……保姆?表示素还真死的太频繁,殡仪馆已经开出了七折优惠条件了,还附带vip级地大礼包。
       “好友说笑了。”素还真回以一笑,清香白莲标准的,“有屈世途屈大军师坐镇的琉璃仙境,素某怎么舍得回不来呢?”
       “去——去——”屈世途赶苍蝇一般的挥手,脸上的表情也是配套版程度的嫌弃,“死小孩你就会挤兑我,茶点放你房间里了!”
       素还真无奈的摇头,“有劳好友了,看开素某实在是很讨人烦啊……”三分调侃,三分自嘲,三分玩笑,隐了一分苦涩。
       “哈——难得你有这个觉悟!”屈世途很干脆的赠了一记白眼。可是屈大保姆,不是,屈大管家,也不是,屈杯杯啊,你是不是忘了一个很重要的东西啊,莲花精这种生物可是从来只有他自嘲的份,嗯,也许没准儿还可以加上谈道长,其他人玩嘴炮挤兑他,那后果……
       “好友……”这一声着实有些意味深长啊,来,我们来看看素贤人那表情,啧,这笑容似乎……含义更加丰富啊~屈管家你保重,知道你死不了,所以就不帮你上香点蜡了。
屈世途后脊梁骨都凉透了,胡乱找了个借口就遁了。(三非:这也太敷衍了→_→  屈:反正多好的借口死小孩都看得出来,就懒得想了。)
       回到房里的素还真其实什么都没做,只是默默地看着一幅画而已,一副提名为“月怜”的图。
这是当初谈无欲被他半哄半骗又是撒娇又是耍无赖就差在地上打滚了缠的闹的实在没辙了才答应画的。
      虽说点头只是为了让他不再闹腾,看起来一万个不走心,十万分的敷衍,可是依着谈无欲严谨的性子,下笔时确实用了十二万分的心思。莲花清丽却不妖娆,娇艳而不羸弱。那月儿不过聊聊几笔,天上月正圆,水中月影乱。莲月相应,莲月相依,莲月相融。月在天上?月在水里?月在莲心?他偷偷为这幅画题名为“月怜”,怜的是月,还是莲?
       曾经相依相偎,而今各自天涯。
       难道,真的就要这么再不相见?
画作已逾百年,不过被他小心地用术法护着,保存的极好,生怕有一丝一毫的损害。强行隔断了时光的损害,这大概就是素还真的任性了吧?画作能用术法维持,感情又该用什么来维持才会永远不变呢?
       即便是号称掌握文武半边天的清香白莲,也无从得知,不知道那另外的半边天,有没有答案了。
       深山里的谈无欲正在看着孩子们学习,鉴于谈道长并没有受过系统式教育(话说让一个自学都能掌握半边天的天才接受系统性教育不觉得有点浪费吗?)因而谈道长教人育才时基本上沿袭了八趾麒麟的教育方针,教学基本放养,不管你喜欢先学哪一部分,只要你在规定的时间内把布置的任务全部完成,其他的随你。不懂请问。啥?你问谈道长以前的徒弟?他们也都是这么过来的。所以说,天才不好当,天才的徒弟也不好当,因为你师父可能会觉得这些东西太简单不用教也该会的,教了是在侮辱你的智商呢还是在侮辱我的智商呢?
       夕阳西下,谈无欲习惯性的看了看远方,那是琉璃仙境的方向吧?近百年了,这该死的习惯难道就是改不掉不成?难道自己就只知道这个地方不成?又摇头笑笑,这样倒显得自己小气了。
也只有早上还有傍晚的太阳才是可以欣赏的吧?不耀眼,不灼目,很温柔,哪像中午的太阳,那么高高在上,那么不可亲近!
       “先生……先生……”
      谈无欲回神,“何事?”
       “这个……”小女孩年纪还小,有点怯怯的,小狗见了生人一般的眼神看过来,小手把书捧在胸前,不高不低,不上不下,像是要递出来,又像是要拿下去,这是一个下意识的防卫动作,没有其他意思,不要想歪。似乎打扰到先生了……可是先生教书时一直都冷着脸很可怕啦~
       孩子,不是我说你,怕啥?仙子属于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式的,你瞅瞅阿满一家,谁怕过谈仙子?
       谈无欲接过来一看,有点想笑,这孩子才满八岁吧?就看这种诗句?那书上分明是《凤求凰》,他是有说过必须要习诗,但他好像没有限制过类型啊,这孩子也太要求了吧?又想道,才多大的孩子,哪里知道这些?又不是他和素还真!
       “师弟啊,我觉得这一首诗用来形容你很适合啊。”小素还真拿着书卷小跑了过来。
       他清清淡淡撇过去一眼,这狗嘴里能吐出来什么样的象牙?他一点都不抱希望。
       “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哎呀呀,师弟,不要随便动手好不好?这美人也太野蛮了吧?”
       当初素还真不知死活的拿这个调戏他,结果以两个人比了一场武累脱到地上爬不起来而告终。
       谈无欲弯下腰,一句一句细细的讲解着。
       小女孩听完,觉得先生似乎也没有那么可怕,于是就大着胆子说了一句,“先生,这个很适合您呢。”然后就小跑开了,留下濒临崩溃的谈道长。
       你真的懂了么?喂,别跑,我再跟你解释解释!!!
       一天天就这么过去了。一方忙碌,一方闲适。
       “素还真呐,你要我打听的事有消息了!”秦假仙一大早就来琉璃仙境大呼小叫。
       “有劳,素某这便去看看。”
       “素还真呐,早饭还没吃呢——”屈世途对着已经离开的背影喊道。
       “路上会吃的。”没有回头,只是回了一句。
       远方地平线上,太阳正缓缓升起。那山上,太阳也该升起来的吧?
       其实,他也有和师弟一起迎接日升月落,日落月升吧?他是日,无欲是月,这是最幸运的事了,因为无论何处,日月都在一片天空。
       谈无欲默默地看着太阳升起,这山顶的日出也不差啊,何必非要去名胜赏景?江湖上的事几乎传不到这里来,所以外面的局势他并不清楚,也不想清楚。哈,若有故人路过的话能不能认得出这个对着日出一脸满足的人是当初翻云覆雨玄机万千的月才子?会不会觉得幻想幻灭了?他难得的有些顽性。
       曾经的他哪有这个空闲心情来欣赏这自然景观?
       日月交替,共悬一片天,千年如斯,亘古不变。也许日月的牵绊也就这点比较恼人吧?永远都在提醒着自己日月争辉的过往,那一片天,有素还真,也有谈无欲。
       剪不开的牵绊,抛不去的回忆,这是日月才子的幸运,还是日月才子的悲哀?
       往下走的时候,热情的村民远远的就打招呼。
        “谈先生,又来看日出啊。阿满说您很喜欢看日出。”山里人对这个神秘但神通广大的仙子一般的人崇敬且亲近。
       谈无欲笑笑,“是啊。”自己不老不死,没被当初妖怪还这么被热情对待也算是挺幸运了,“这么早就出来砍柴?”
       这人是阿满的父亲,先天有些行动不便,没做猎户,干脆做了樵夫,“是啊,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做些事也好。”
       山里都住得略远,这一家子和谈无欲勉强算得上是邻居,这两三代几乎都是谈无欲看着长大的,就是不知道这些人在慢慢变老时看着谈无欲是什么样的心情了。反正当初那个小猎户有一次是嘀咕了一句,“还说不是个妖精!”
       妖精?见过这样的妖精吗?妖精都有原型,你见过我的?山里哪来的万年果?啊呸呸呸,他才不是妖精,提万年果作甚?
       刚回到居所,就看到有人焦急万分地迎了上来,“谈先生——有人受重伤了——”
       问清了地点,化光赶过去,人命为上。
        “让一让——谈先生来了!”眼尖的一见了谈无欲,就赶紧叫喊着。
       谈无欲蓦地睁大了原本就不小的眼睛,“这是……”
       清香白莲素还真还在日夜奔波。
        “啊……”[你该休息了。]沉默的武者终于开口制止。
       素还真回头笑笑,“素某无事。”又叹了口气,“我们还是尽快处理了这些事吧,那日无欲出手,难保他们不会注意到。万一这事影响到那边,他就不得安生了……”顿了顿,又苦笑着,“可是,我又好希望那边也能出一场不大不小的风波,这样,我就有理由再去见他一面了。”
       叶小钗无奈的摇摇头,这人!担心干嘛不直接过去看?反正素还真的脸皮又不是什么脆弱东西,怕什么?
       而另一边,一灯如豆,包袱已经收好,走与不走,谈无欲还在挣扎。
       走了,怕是今后又不太平了,可是不走,难道要任由江湖事扰了这边的宁静?
       罢,罢!第二日,谈无欲迎着初阳离去。权当访亲探友一次了。

谈道长:不是说好让我退隐再不问世事的吗?
三非客(装傻):啊?有吗?我有这么说过吗?谈谈啊,还有好几章啊,你们一直维持这种状态的话我编不下去啊QAQ
素:你把无欲扯出来了,那素某什么时候能抱月睡?😏
三非(怒掀桌):汝做梦!我大本命是你说抱着睡就抱着睡的吗?我连想都不敢想的事你特么还敢染指?问过我的意见了吗?

评论(8)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