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非客

这里画风不正常,日常不吃药

诉衷情 三 碧水不负明月

       不过,谈道长说归说,还是很配合得先揍人了,毕竟看着那群家伙似乎不会蠢到这样子就能让自己走,还不如和素老妖一起先把这群人解决了。
       至于解决办法,还用问吗,一个字,打!连名字都没有的龙套还能怎么嘚瑟?(围炉者:分明是作者你懒得起名字!   三非:龙套还要什么名字啊。)
       趁他们不备,谈无欲倏然发出一记万点金星,然后拉过人就走。能把素还真打成这样估计也有两下子,硬碰硬忒吃亏了。不过这群人似乎没多厉害啊。
       “素还真,就这么群小喽啰也值得你这么狼狈?”道长理了理长衫,鄙视道。
       “为首的那几个没追来。”
       素还真得救了,却哀哀怨怨跟死了爹妈似的,凄凄婉婉的小眼神儿就这么看着谈无欲,“同梯啊,素某就这么招人烦吗?”
       谈无欲看他一眼,“素还真……”
       “同梯你说。”立正挺胸收腹提臀,一副你说什么我都绝对服从的样子。
       “原来你有眼睛。”意思就是你还看得出来啊。
       “……”素还真素大贤人彻底没了脾气。毕竟,要说起来,当初还真是他理亏在先。“我们多年未见,都快百年了,你就这么对我,嘤嘤嘤~”
       谈无欲不耐烦了,“快百年而已,你出去吧,当我们就没见过,等到再过一百年了你再来。”回头我就搬家去。就不信了,苦境还真就没有你素还真找不到的地儿不成?逼急了我跨境游去!
       “同梯啊,你确定劣者走了再回来你还在这儿?”素还真斟酌了一下,问着,不说你心里素某的信誉,同梯你的信誉在素某这里也彼此彼此吧?
       被说中了心事的某人别过脸,“没事旅个游什么的很正常吧?”
       “谁家旅游一游就是百年的?还带,着房子一起?”你就是想跑路!漩涡眉里都盛满了控诉。
       “行了不早了,今天暂且留你一宿,滚书房睡去!”谈道长说完一甩拂尘就回卧室了。至于某人的伤,无欲天的药在哪儿某朵莲花精一向清楚得很,不用他操心。
       素还真默默吐槽,同梯你就这么相信劣者的能力?后背上的伤口你让我一个人怎么处理?还有,你回去就回去,把卧室的门关得这么严实是几个意思?劣者是坏人吗?是吗?(谈道长:你不是谁是?)
       素还真素大贤人心里很不爽。
       可是到了第二天,素莲花才知道自己不爽得太早了!
       第二天,阿满瞧见了他,问谈无欲“你不是去收莲花精的吗?这货怎么回事?”
       什么叫这货?还有,收莲花精是什么东西?你们最好给劣者一个合理的解释!!!
       谈道长很淡定地瞥过来一眼,“这妖孽道行太深,谁收他谁死,我还没那么大胆子跟自己的性命过不去。”
       “师弟啊~素某……”
       “你闭嘴,休想妖言惑众!”谈无欲果断截住了他的话。
       阿满看看谈无欲,“把他就这儿就没事了?”
       当然不是,他滚的越早越好!谈道长心里吐槽,“我待会通知他家属过来领人。”
       阿满也没问太多,“你们开心就好。”又看向谈无欲,“阿爹让我给你带的柴。”
       “多谢。”谈无欲掏了钱硬塞给他。
       目送少年离开,素大妖孽很镇定地看了过来,“无欲,我觉得你应该给劣者一个解释。”
       “关于什么的?”恕他愚钝实在想不起来自己需要给这妖孽解释什么。
       “为何劣者会被认为是莲花精?”
       谈无欲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圈,又看过去,莲花衣,莲花冠,凑近了闻还有莲花香,狐疑的眼神射过来,你真的不知道?
       “……”好吧,就算情有可原,可为啥他们不认为你是万年果的妖?
       “在下不才,不会如素贤人一般隐藏身份,一看就是修道人啊。”谈道长理了理长衫,说的有些无奈,无奈的素大贤人突然有揍人的冲动。
       好,算你过关!“那同梯敢问劣者的家属是……”直觉告诉他谈无欲会通知的家属不会是续缘。
       谈道长认真想了想,“你希望叶小钗过来还是梵天前辈过来?对了,这里不沾染武林事,麻烦你们跑外面聚头去。”
       他就知道!谈无欲,你胆子肥了不少啊!素还真深吸一口气,“同梯你与劣者同修百年,实在也算得劣者家属啊。”
       谈道长很果断的开口,“我们都拆伙了就不要提这些不开心的事了。”
       不开心?!!!谈无欲你是不是过得太顺畅了?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冷静冷静,他可就这一个师弟了,万一一不小心下手狠了把人弄跑了上哪儿赔去?“那同梯一声不吭的就退隐,连个话都不留,就这么拆伙了未免有些过分了吧?”你最好有绝对的理由!
       谈无欲那小眼神儿很无辜,“玄机门那里我就跟你说了啊,你都同意了,还签字画押了呢!”
       签个鬼!老子特么玄机门正和你一起打六祸,后来就昏迷不醒,再后来三灵缺一,你上哪儿弄来的签字上哪儿弄来的画押?!修养好如素贤人,也想爆粗口了。
       谈道长认真听他抱怨完,然后很小心地翻出了压在箱子底儿的一纸契约。
       素还真看了就差点吐血了,他猛然间忆起他家这师弟最会模仿,尤其是笔迹画风,连正主都认不出来,但是那血是什么情况?手印的确是他的啊!
       “我走的时候你还没醒,没法儿做这些,我就想着反正你都同意了,帮你画个押你肯定也没意见,于是就拿小刀割破了你的手指摁了下去。”谈道长很大方的承认了。
       什么?!素还真觉得自己心气儿有些冲动了,你这是伪造合约你懂不懂?!当初四弟跟他说谈无欲走之前坚持要跟他告别再走他还稍微自我安慰了一下,没事还能偷着乐一乐,可这小冤家竟然是为了干这勾当!谈无欲你个死没良心的!
       “师弟这里的莲花长得真好。”这是师弟用来睹物思人的吧?一定是的,老天不要再刺激我了,素某脾气再好也是有脾气的。
       谈无欲点点头,“嗯,看着就开胃。清蒸凉拌红烧腌渍味道都不错。”
       老天,你还劣者那可爱温顺听话乖巧的师弟来!(老天:你师弟对你可爱温顺听话乖巧过?恕我老眼昏花没见过。)
       素还真很失落,“你连承认一下没事想我都不愿意了吗?”
       谈无欲认真点点头,“我真的有想你。”在写话本的时候。
       素大贤人圆满了,就说师弟还是很乖的嘛~(你确定?)
       莲花啊莲花,师弟就拜托你们看着了,要知道这个师弟一向都不怎么听话,你们就好好守着他啊。
       然后圆满的素师兄就去集市上转悠了,再然后……
       “谈无欲你就是这么想我的?”茶馆里突然爆出来一声怒吼,吓得说书人的扇子都差点掉了。
       所有人眼睁睁看着一个头戴莲冠白衣缀莲的俊郎儒生怒气冲冲地离去了。
       素还真火速赶回无欲天,瞪着谈无欲,这人……这人……真就这么没心没肺吗?
       素还真有些难受,“师弟,无欲……”将人拥进怀里锢着,“我很想你你知不知道。”
       “我退隐了。”谈道长很淡定地提醒,挣扎不开,索性也就随他,但是别想再把我拖出去作死。
       “我是真的很想你,想你过得好不好,想你有没有照顾好自己,天凉了有没有加衣,天黑了想你有没有好好睡觉……明知道你的能耐,可你不在我眼前我就是不放心,就这么怕再也见不到你了,又怕见到的是你的尸体或者青冢一座……”
       谈无欲没有回应他的话,“你该走了!”
       “无欲……”
       “叶小钗来了。”谈无欲指了指他身后,“放开我吧,被人误会可不好。”
       素还真默默放开了人,回头,沉默的剑者就在院门口守着。“小钗……”
       谈无欲却已经走开了,“慢走,还有……我很好,别来了。”
       素还真没答话,是啊,师弟现在功体恢复了六七成了,又退隐在这不问世事的地方,自己不必再担心他了,可是……随着叶小钗离开了这里,才微仰着头,用手遮住眼睛,“小钗,是不是一次错过就没有以后了?”
       沉默的武者不知道该给出怎样的答案,“啊……”
       “我很好,就是心有点痛。”一滴泪划过,真的很好,很好啊,不过是心痛的快要裂开了而已啊。
       谈无欲在卧房里,直到夜间才出来。看着满塘莲花,“既然留不下,就没必要挽留,更没必要留恋,不挽留,不留恋,就不会伤心难过,你们说,是不是?”
       风吹过,荷花摇曳,碧水泛起波痕,像是在回应。可是真正的答案,到底是谁知道?
       “还是你们好,永远都在这里,水不会走,莲花每年都开……”
       抬头望着天空,莲月相应。
       也只有你们不会辜负了明月啊。

谈:这一章究竟想表达什么?
素:无欲啊,劣者见你一次真是糟心又虐心啊(இωஇ )
谈:三非写的,你问我作甚?
素:三非你给我滚出来!你到底几个意思?
三非表示:这一章就是一个过度,总不能一直这么逗逼下去是吧?我只是把它扭回了正剧风而已,而且我说过要开刀的。
照目前的情形来看,也许我不会虐的很明显 o(* ̄▽ ̄*)o

评论(2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