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非客

这里画风不正常,日常不吃药

诉衷情 二 昔年轻韶光

同样,不喜勿进,板砖不要携带。

      夏日最让人惬意的时候永远都是入夜的时候,因为凉快。谈道长搬了一张竹椅,躺在院子里赏莲,不对,是赏月,虽然那月亮其实还没升到正空。
       清风依依,娇莲摇摇,香气一阵一阵的往鼻子里钻,半合着眼,谈无欲突然想起来,小时候在半斗坪,八趾麒麟也喜欢这样子纳凉,半眯着眼,手里的蒲扇有一下没一下地摇着,然后说着一些乱七八糟的胡话,兴致来了还会小酌两杯,看着惬意极了。小无忌就坐在八趾麒麟脚边摆弄自己的小玩具,自娱自乐似乎也很满足。八趾麒麟还会笑他和素还真不懂享受人间之乐,不会享福,这么好的时段居然用来斗来斗去比这个比那个给自己找不痛快,又费脑子,又不得开心,何苦?
      起初的谈无欲似乎还是很不服气的,素还真虽然没说什么,但就他那数不清的恶行就可以看出来,就算没表现出来什么,心里也定是全然不服气的。
       现在想想,八趾麒麟说得好像也没错,他和素还真,都不是会及时行乐的人,今朝有酒今朝醉,那是慕少艾,是八趾麒麟,但不会是日月才子。就算不为了天下,日月争辉也从未停止过。看来,他那师尊也的确有一眼看透本质的本事,不过,现在的谈无欲有资本也有闲心来琢磨一下什么是人生有味是清欢了。
       可是那个时候,确实不懂的。
       不止不懂,还会浪费。
      算起来素还真以前在半斗坪做过的孽除了那块石碑以外其他的都有他一份,而且还是五五责任制,比如说趁八趾麒麟睡了把他的胡子系到桌子腿上这种恶劣事情他们可是……绝对没干过的,他们只是在练剑的时候素还真一个没控制好就发了一记三昧真火出来,然后自己就果断躲开了,顺便拿剑一挡,一送,然后站在一边就这么看着三昧真火冲向了八趾麒麟。纵然八趾麒麟是不世高人,在梦里的反应也没那么快,所以结果就是,胡子没了,人没事真是够幸运的。再比如往茶杯里下泻药这种事……他们真的没干过,就是配了几副奇葩的药粉往他衣服上抹了抹而已,啊?什么药?问素还真去,他的恶趣味还少吗?诶,不对,有几副好像是他自己研究的……算起来,自己老说素还真作孽似乎也不道德,毕竟,他似乎也没少做。至于为什么没有迎合素还真留下一句豪气云天的话,那……素还真可是屡屡捶胸顿足叹息可惜自我怜惜都没问出来答案的。原因么……谈道长捂脸,他能说八趾麒麟他那师尊在送走了素还真之后就一脸豁出去的样子对他说“老二,你要是敢跟那混小子学,我就天天晚上跑你房门前哭丧,然后等你下山时当着你的面自尽,告诉无忌是他的两个好师兄把他师父逼死了,让他把用留音珠留下来的声音天天追着你放,继续哭丧!”想起了自家师尊那奇诡到神鬼绕道日月同悲天地震颤风云变色的邪魅歌声,连阴无独那诡异的笑声都要甘拜下风的折磨耳朵功力,谈道长很没骨气的妥协了。毕竟,还是睡眠比较重要,他不要余生都做恶梦啊。
        除却八趾麒麟的灵魂歌声洗礼,总的来半斗坪的生活还是很不错的,每天练练剑,读读书,和素还真斗斗棋,爬树去掏马蜂的蜂蜜,下河去捞食人鱼……总而言之就是什么作死干什么,玩的就是心跳。他拒绝承认后来素还真来找他去鬼没河的时候他是因为闲着没地儿作死才去的,好像之前那几次联手也是有一定的冒险因素在里面。
       “好友,你和素还真能活到现在真是上天不长眼,明明你们两个都活那么腻味了。”公孙月在听到他讲述往事的时候,傻了半天,终于给出了一个颇委婉的评价。至于为什么说委婉,我们只能当做不知道谈道长当初明明没有功体的情况下还硬要跑去山贼窝里把人家正要去拦路抢劫的山贼气得快吐血三升。若非去买药的公孙公子及时赶来,只怕谈道长就得被揍的红红火火恍恍惚惚不算,还得清白不保啊。从那之后公孙公子就再也不敢让谈无欲离开自己的视线独自行动了,直到谈无欲功体恢复。
       不过半斗坪最不好的地方就是人太少,八趾麒麟被折腾的狠了,基本上就处于隔上那么十年八年地回来扭一圈看看自己那一亩三分地有没有被几个混账徒弟给弄得连地皮都没了然后继续云游去,对无忌下手,他还没那么凶残,坚决不干。那么,问题来了,谁来当新玩具?当上官乐宇文天终于闯进后山的时候,素还真是什么心理他不知道,但是他绝对是欣喜若狂的,我都把这里的阵法修改了两个月了,终于有人上钩了!于是,让我们为那两个倒霉蛋点蜡吧。
       夜静了,夜深了,谈无欲的动作也缓慢了下来。
       “师弟~”
       “素还真!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叫我师弟!”
       “那我叫你无欲你又不肯~”撇嘴装无辜。
       “哼!”
      素还真小心翼翼凑上来,“无欲~”
      然后一记铁拳出手。
       “无欲~”熊猫素眼泪汪汪的控诉,那表情,要多委屈有多委屈。
       谈无欲僵着粉红的脸转过身去,很淡定很低沉地回了句“手滑。”忍笑忍得真辛苦。
       素还真哀怨了,“师弟~~~”
       谈无欲瞪了他一眼,“有……”等下,不能吐脏字,“有事快说,说完快滚!”
       道长,滚就不算脏字吗?
        “师弟你好无情啊~”
       立马就走,跟这混账没什么可说的,有空看他耍宝还不如去给无忌讲故事。道长,无忌该哭了。(无忌:二师兄,在你的心里,我就只排在大师兄的前面吗?  素:无忌你几个意思???难道劣者在无欲心里就排最后了?)
       连忙去抓衣服,“师弟啊,你越来越没耐心了。我只是想问问你,下山以后你想做什么?”
       做什么?下山之后?那不是还早吗?除了做自己想做的事以外还能做什么?
       谈无欲瞥了他一眼,那意思是你是蠢的吗?
        “耶~我只是想说,无论以后发生什么,我们不离不弃可好?”素还真好脾气地笑笑,解释着。
        “……素还真,你要是不会用的话我可以教你。”你就不能换个不这么乱七八糟的词?
        “有吗?素某当然要与师弟不离不弃,相亲相爱啊……师弟,把你的太古神器收好,那玩意儿危险系数有点高!”
       谈无欲睨他一眼,那就不要乱用词汇!谁跟你相亲相爱?
         “无欲,不管以后发生了什么,我都不会丢下你,所以,你也别丢下我可好?日月永远同天。”突然间认真感性的话语从素还真嘴里蹦了出来。
       谈无欲别来了微红的脸,快步离开,风里只留下了一句微不可闻的“嗯。”
       梦里的话仍旧如昨天,可惜人却不是少年时。
       素还真,当年的我们都太年轻,错把依恋当成了诺言,却忘记了,时光可以磨灭永远,誓言最终变成了谎言。
       年少不知事无常,敢蔑天地轻韶光。
        “有只莲花精在那边被人揍,你要不要去看看?”最初遇到的那个小猎户的重孙子阿满过来问。
        莲花精?这里也有莲花精?谈道长兴致冲冲的去观摩阿满口里被人围炉的莲花精了,啧,估计力气也快没了,那衣服上血迹斑斑的。
       呵,真的。啧,瞧瞧,长得还挺嫩,身材也不  错,起码没有某朵莲花那么珠圆玉润。谈道长看着有些于心不忍,于是就冲上去英雄救美了。
        “素还真,没想到在这里你都能碰上救兵。”围炉的头头狠狠咬牙。
       谈道长一听,什么!!!这一定不是真的,这一定是在做梦,我肯定还没醒,这是在梦游,要么就是我幻听,明天就去街上抓服药。
        “看来是上天眷顾素某啊。”
        小子,不要用这种语气说话,不然道爷会忍不住帮他们揍你。
       趁僵持的时间扭过头来看了看,哟呵,还真有个漩涡眉,脸怎么不饼了?然后在看着那一群人,“这哪里是素还真?分明就是素柔云在诈尸。”一脸鄙视,骗谁啊这是?当我不认识他们兄妹俩?
       素还真苦笑,“未能让同梯第一时间认出素某确实是素某的不是,同梯啊,但你也不能把柔云拉出来啊。”
        “柔云啊,玩够了就算了,当年那事虽说我对不起你,但是是你那莲花修成的哥在作孽啊,他是主谋,如果你要寻仇,我回头给你画张去琉璃仙境的路观图,你去找他吧。”谈无欲一脸正色,“就不要再开玩笑了!装扮成素妖孽吓人不好玩。”丫的想吓死我啊。
        素还真:“……”
       素还真还想说什么,但是反派可没那个耐性了,“你们俩商量好了没?素还真,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谈无欲觉得有些不对,回头,妈的,胸是平的!“你真的是素还真?!”谈道长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让你多事!让你好奇!没事别出来观摩莲花!都做梦了,连上天都预示了今天会有莲花劫你还出来!看,又作死了吧?
       素还真:“……如假包换!”
       “不用,真的包换就行了。”谈道长淡定扭过头,飘飘然往外走了几步,“那什么,我不认识他,你们继续,对了,记得埋尸就好。不然多污染环境啊。”丫的还是赶紧去搬家吧。反正素还真又死不了,现在跑路应该还有机会,省的又被拖出去。别用玩命刺激我,我可能受不住诱惑!
       谁料衣摆被人拽得死死的,“同梯啊,你不能见死不救啊,好歹我们也同修百年啊。”
       谈无欲拼命抽着,“你别说了,我真不认识你,你谁啊?不早了我要回家了,在外面不安全!”
        “同梯啊~”你不要这么淘气啊~
       谈无欲心里更苦逼,我小时候年少轻狂不懂事认识了你是我错了不行吗?连给我改过的机会都不肯吗?

谈道长表示丫的到哪儿都能遇见莲花妖,真见鬼了。
素师兄表示你让素某这么晚出现也就算了,还敢让劣者被师弟嫌弃,三非,你出来,我们谈谈!

三非客表示:素贤人你一直在道长的回忆里与谈话里甚至话本子里出现啊,就不要嫌弃了,还有,我们不谈,以后再说。

评论(1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