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非客

这里画风不正常,日常不吃药

诉衷情 一 红尘而今都过往

在下三非客,头次发文,请多见谅。不喜勿进,但是请不要携带板砖等危险物品过来看文。多谢配合。

退隐的谈无欲再没了天下的包袱,每日的生活好不惬意,山水自有情,花鸟多喜人。
当然,这只是谈无欲的错觉,事实上如果他真的过去了,鸟还是会飞的。毕竟与生俱来的本能是不会因为你长得好看就对你另眼相待的。不过谈道长也没有真的去靠近过就是了,都老大不小了,又不是当年的熊孩子,难不成还掏鸟蛋不成?掏鸟蛋他也不会掏麻雀的,以大欺小算什么本事?要掏就掏毕方鸟的,当然被发现了之后被追着火烧的事情我们就忽略吧,不是什么好事,左右有素还真一起倒霉,没什么丢人的,不过毕方鸟的蛋烤着味道不错。咳咳,扯远了,我们继续说道长的退隐,至于熊孩子时光,那是下章内容。
所谓脱俗仙子,自然是仙气飘然仙风道骨的,悠悠然于山水之间,远望近观好似谪仙。但是那是之前。初次来到这里的时候,谈道长功体废了七八成了又新伤旧伤一起发作,踉踉跄跄地走在深山里,浑身都透着死气,乍一看过去,妈呀,这哪是仙子啊,救命啊来人啊,哪里的饿死鬼诈尸了!不骗你,这是当时第一眼见到谈道长时猎户的下意识反应。不过,当时的猎户也的确不认识谈无欲就是了。
“在下谈无欲,多谢相助,日后定当回报。”谈道长在受人恩惠之后慢条斯理地说,“当然,若是有麻烦也可以去琉璃仙境找素还真让他帮忙。”
“素还真是谁?”年龄约十四五的猎户明明白白的问了一句。
谈道长一噎,莫名的想起来以前道境的两个倒霉蛋,“你不认识素还真?”
“我又没见过他,为什么要认识他?”猎户很奇怪的看着他。
谈无欲默了默,我竟无言以对……
“他很有名吗?”
“嗯。”
“那他也死得很快吗?”
这什么逻辑?谈道长正要开口,突然想起来素还真死的次数已经不计其数了,耶~好像也没错啊~笑里三分玩味,“你姑且就这么认为吧。”
“那我找他有用么?反正没准他就死了。”
“放心,他总还能活过来的。”谈道长很淡定。
“那不就是妖精了?”
一身的莲花香气,老不死的年纪,还死不了,事实上跟妖精也没什么区别了。谈道长心里吐槽。“咳,他修炼过。”索性也就说得不明不白的,不然得解释到什么时候?反正素还真又不知道。他就不信了,莲花咒还能下到这里来?
“他是妖精,那你认识他,你……”戒备地望过来。
“……”这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姓素的在别人面前拐着弯败坏自己名声也不是千次百次了,不还是照样过得风生水起左右逢源的,他就说了那莲花妖一句坏话,还不算,就这么现世报,老天,我们俩谈谈吧!!!
“你怎么不说话?”
“我是道士,专门捉妖的。”谈道长正色,甩了甩自己的拂尘,证明身份。
小猎户看了看他,“道士?那你为什么不把那个叫素还真的给抓了?”
你小子说的容易啊,那姓素的都快修成千年狐狸精了,一朵莲花非要去修动物的作孽法不是吃饱了撑的吗?更何况那莲花还爬墙爬出了终生成就奖,我敢捉吗?好吧,我真的敢,反正还是坑的住他的,但他背后是谁啊?梵天一页书,刀狂剑痴叶小钗,还有那数不清的墙头,我现在功体刚没,受不住围炉行动。
第二天,谈道长就明白了,这里真的是一块不受外界侵扰的净土,纯的,男耕女织,安宁祥和,阡陌交通,鸡犬相闻,黄发垂髫……(三非:停!串到《桃花源记》了。)真好,正适合自己隐居,你瞧瞧,这莲花都比外边琉璃仙境的那群成了精似的白莲看着讨喜。
于是谈无欲的隐居地点就这么拍板了。那个小猎户说山村里暂时没有空房子了。这怎么可能难得倒谈道长?人家出来旅游都是带着无欲天一起的,风餐露宿?那是什么东西?谈道长表示没有听过,当然,他功体尽废那段不算。
在这山清水秀的地方住了几年,没有江湖纷扰,没有是是非非恩恩怨怨,没有没事爱拖着他四处作死的莲花,谈道长心情那叫一个愉悦啊,那叫一个痛快啊,那叫一个舒爽啊,心气神儿都跟着好了,功体也修回来了三四成。没事教教孩子们读书,这帮孩子哪里熊得过素还真啊,照顾他们还不是小菜一碟?然后写几个话本子卖到茶馆里让说书人说去,七分真三分假的故事才最可信,所以他可不是故意写什么莲叶永相随,梵天护莲这一类的琉璃仙境风流记的。再偶尔去山下镇子里抓个药,坐个诊,就算不收诊费,他也吃喝不愁了呀。对这个地方,谈道长是越看越喜欢,越看越可爱,得了,只要那没事爱四处作死的素还真不作死到这里来,他就在这儿过下去吧,等听到那混账来了的风声时再立即搬家。就这么定了,素还真,没事别过来,有事更别过来!
“话说那天素还真回到琉璃仙境……”
坐在茶馆里喝着茶,听着说书人说着自己写的钗素同人本,谈道长满足的眯了眯眼睛,他刻意弱化了江湖事,刻意弱化了日月才子的传说,是不是就能表示,自己已经远离了曾经的江湖路?

谈道长表示退隐的生活很满意,很惬意,但是能不能少提几句素还真?
素师兄……大概在厕所里哭吧╮( ̄⊿ ̄)╭

在下也哭晕在厕所,本来是想写正剧的,谁知道一动笔就欢脱了,ooc了请见谅。

评论(8)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