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非客

这里画风不正常,日常不吃药

亲爱的龙先生(番外)/活动惩罚

惩罚我本来是准备恶搞的,但是转念一想龙先生的番外貌似是可以这么写的。干脆撸一块了~这不是偷懒,这是减轻视觉疲劳!最后说一句:忘尘点的梗——相爱相杀,有意见请找她,谢谢

“龙宿,这是怎么回事?”剑子手里握着银制的十字架,锋利的尖端将他的手心划破,殷红的血染在白衣上格外刺眼。
龙宿优雅地挽了个剑花,“好友聪慧如斯,难道看不明白吗?”他的脚边躺着一个传教士的尸体。
“为什么?”
“哪有什么为什么?我是邪恶的妖精,这么做不是天经地义吗?”
“龙宿!”
他的黑眸里迸射着怒火,素来温和的神父现在气得手都在发抖,你为什么这么轻描淡写地说出这样的话?你为什么一点都不在意?
剑子都要恨他了。
“你生气了?”龙宿端详着他,像是在欣赏自己静心打磨的艺术品,“你早该知道有这一天的。”
“你是高阶龙,本来就没必要和西蒙等为伍,你为什么……”
“就当是生活太无聊了吧。”龙宿随口的回答不比他说起今天中午吃了什么更严肃。
他怎么敢这样无所谓?
“你来这个小镇,难道就没有一点目的吗?”金色的眼睛比他手中的剑还要锋利,直指剑子的内心。“让我猜猜,什么目的呢?消灭西蒙之流?不对,你来的时候他们还没苏醒的征兆。那么,除了这里的一只高阶龙的龙晶,还有什么值得我们最圣洁的剑子神父过来呢?”
剑子沉默不语。
“他们是怎么告诉你的?为非作歹?十恶不赦?还是别的?你觉得我是有罪的吗?”
“有罪与否,神会定夺。”
“哪个神呢?”龙宿笑得讥诮,他长得实在是太迷人了,就算是这么咄咄逼人的样子,也不会减损他的可爱,“宙斯?奥丁?还是……”他睨了一眼剑子手里被血染红的十字架,“耶和华?愿上帝保佑你?你信么?”
“信则有。”剑子不假思索地回答。
龙宿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哈哈哈,剑子,我们来打个赌,如果真的有你嘴里的神,那么他第一个要惩治的,就是你们主教堂里的那群伪善小人。”
剑子像是没听到他的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龙宿最拿这样的他没辙,“剑子啊剑子,你什么都好,就是有一点,你太天真。今日你我一战,势必两败俱伤,岂不让暗处小人白捡了便宜?”
剑子知他所言不假,他在来到这个小镇的时候,就对那些人的目的隐隐有所感知。可是这样的事怎么可以发生在他们这些修道者身上?他们必须要是虔诚仁爱的,他们的使命就是爱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
“仁慈?你的神真的仁慈吗?”龙宿仿佛是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激得剑子崩溃,“剑子,你的圣经上面都写了什么,你比我更清楚吧?那上面的杀戮掠夺和欺骗,你难道没读过?”
“剑子,你生气了。”
“你为什么要变成这幅样子?”
“我本来就是这幅样子,是你原先太不了解我罢了。我尤其讨厌的,就是自诩圣洁的伪君子。”
“够了!”
和最重要的人决斗,不管你伤或者他伤,最后一定是两败俱伤。
这是一场注定双输的决斗。剑子从没想过事情为什么会演变成这样,他们原本可以谈笑风生,一起坐在花园里饮茶,一起沐浴午后的阳光,一起想用仙凤刚烤好的小点心,那点心还是带着香味的,和龙宿的头发一样的香味。
“剑子,不要分心。我不会留手的。”
“这句话该我和你说,伤春悲秋的龙先生。”
打得酣畅,痛得麻木。
不过值得开心的一点是,他们最后都活着。
但是付出的代价是佛剑带走了剑子,龙宿永远被困在小镇里。
“除非剑子仙迹再度踏入这个小镇,不然疏楼龙宿将永远被困在此处,不得离开一步。”这是剑子耗尽了神力种下的诅咒。
龙宿坐在云端看着佛剑带走重伤昏迷的剑子,没有欢喜,也没有悲痛。
“他不让你离开,也是为了你好。”佛剑临走前往云端看了一眼,他无法饶恕这样的行径,却尊重剑子的决定。
为了我好?可我要不要这样的好?龙宿嗤笑一声,不过是几个修炼了些年头的凡人,还真能取走他的性命不成?
剑子仙迹不会过来,佛剑支持剑子的决定,肯定也不会过来,那么其他人又能奈他何?
剑子,你实在是天真。
小教堂空了。
龙宿开始还想来看看这个让他讨厌的地方,可是他的好友既然是不肯回来的,来这里还有什么意义?渐渐的,他也不想去了。
他本来就不怎么喜欢出门,这个诅咒对于他而言其实没什么意义。
风之精灵西尔芙传过来那边的消息,据说剑子在主教堂昏迷不醒。化作原身的龙宿从半睡半醒的状态中揉了揉眼睛,尾巴甩了几下就把小西尔芙吓跑了。也不知道听进去了没有。
他试着走出小镇看看,有一道无形的屏障阻挠他的前进,一步也踏不出去。
诅咒没有失效,说明人没有死。
他飞上云端继续睡觉晒太阳,白云软软地托着他庞大的躯体,柔滑得像那人的衣料。龙宿迷迷糊糊地合计着用云彩做衣裳的可能性。
想了想又觉得没意思,还是睡觉吧。反正也没什么意思了。

评论(8)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