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非客

这里画风不正常,日常不吃药

亲爱的龙先生(1)

深夜跑过来投个泥石流。本来是打算等龙先生的文评全出来的时候再过来颠覆一下认知的,不过再不动笔估计就要把设定忘干净了。我写的东西画风会正常吗?开玩笑!

剑子过来的时候龙宿正和仙凤说着什么,他手里松松握着一个精致华美的烟斗,脸上带笑,看起来心情不错。
剑子摆出来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一言不发地走过来坐下。眼睛开始放空,一眼都不多往旁边看,也没有吐槽这过于奢侈的品味,仿佛压根儿就没看见龙宿似的。
他这好友今日似乎安分得有点不像话啊。龙宿挑了挑眉毛,然后打发仙凤去端茶点来。待人走远了,这才会过来头见怪不怪地问了句,“说吧,又出什么事了?”
之所以用到又字,是因为经过一段时间的插科打诨推锅互坑以后,龙宿先生已经对剑子修士招惹麻烦包揽麻烦顺带转移麻烦的能力有了深刻且全面的认知。至于这个认知过程就不需要多问了,龙宿先生拒绝透露。总之,他不说,剑子修士肯定也会想办法让他主动问的。今天尊贵的龙宿先生心情好,懒得跟他耍心机互灌迷魂汤,还是来个痛快吧。
剑子先生闻言,回神就是一声长叹,其哀怨、其沉痛、其无力,叹得龙宿先生眼角都抽了抽。可是终究他还是什么都没说,就又继续安静待着了。
又跟我蹬鼻子上脸?回回看见他这幅德行,我们伟大的龙先生就恨不得化成原身找个山头好好磨磨爪子。啊?为什么不直接拿剑子修士练手?龙那么大,他那么小,一下子就变成烙饼了吧?请记住,龙先生绝对不是因为心软,龙先生只是很不喜欢手上染了人血的感觉。
虽然龙宿不是很待见那个被吹破了天的所谓的神,但是在面对剑子修士的时候还是不免在心里为耶和华同志点了根蜡烛。这得眼神多瞎才能把这么一个玩意儿招过来当神父的啊?不说他会不会替人解决苦难吧,他不给人制造苦难就已经很不错了呀。当然,不小心踏上了贼船的龙先生拒绝承认自己眼神有问题,坚持认定是这白毛太能装、太有欺骗性,再加上那天太阳太大照的他头晕中暑,才会误认为这是一个正派圣洁的人的。
总之一句话,往事不可追,龙先生再遗憾,也不可能把那些过去一口全吞进肚子里渣都不留了。虽然他的确很想这么做。
“一句话,说不说?”在龙宿还有兴趣听的时候,你要是不肯说,那就别怪他以后说什么也不肯听了。
剑子又是一声长叹,端的是一副圣洁的仁慈模样,“好友啊——”
龙宿勉为其难地点了下头充当应声,等他的下文。
“借我几块钱花花吧。”剑子修士扼腕,昨儿个见着了一个游吟诗人,那张嘴可厉害了,说倒是挺能说的,谁知道吃也是挺能吃的,一个没留神儿就把他的口粮给吃完了。
龙宿没打算让他绕过去,“剑子,别以为勾起了龙的好奇心就可以任你揉捏。你要是不打算老实说,也别指望我会管。”
剑子忧郁地望了望满是云彩的天空,那个家伙说的龙的好奇心大于天的?完全不适用好吗?再看过来的时候眉毛都快拧到一块去了,显然是在做思想斗争。
龙宿也不急,如果要论耐心他有的是。半握着烟斗闭上眼自顾自吞云吐雾,恨不得把整个身子都窝进沙发里,一副爷这辈子就像这么堕落下去别的啥都别指望能让爷动心的万事不管逍遥样儿。
抽着抽着龙宿就有点睡意了,这位神父似乎还有一会儿要挣扎呢,该睡午觉了吧?
“龙宿——”
听见声音,一双金眸要睁不睁地望过来,朦朦胧胧无甚神采,看这样子似乎还迷糊着呢。
“今天晚上一起去村儿口看星星吧。”
不去!
清醒过来的龙宿干脆地回绝。
剑子又开始把眉毛拧一块儿了,出言抗议,“你明明都答应要管了。”
龙宿完全不把他的抗议当回事儿,你都没和我说实话,凭什么就要我出力?
剑子浑身都透着一股子无辜,“你不都知道了吗,还用我说什么?”
龙宿将沏好的茶推给剑子,“先喝茶吧。”
剑子接过抿了一口。
“就当饭后散步了。”龙宿低头磕烟灰,也不看剑子。
剑子赶紧点头附和。心里想着,虽然妖精手册上关于龙的记载里好奇心不怎么靠谱,不过对于信任的人心软这一条真是屡试不爽啊。
“龙宿,今晚吃素吧,今天是小斋日啊。让仙凤多做些,我今天一天都还没吃东西啊。”
我管你!
当天晚上,吃饱喝足以后,剑子拖着老大不情愿的龙宿往前走。
月光很亮,给他们的行走提供了一定的方便。虽然对于龙宿来说夜晚并不能阻止他的行动,满月的夜晚可是妖精们的狂欢啊。
龙宿很好心的提醒剑子他脚底下就有一个环,快要踩进去了。这妖精之环一旦踩进去……啧啧,不知道苦修士被绑去妖精的王国这种事情是一种怎么样的悲剧啊。不过,他龙宿还没有恶劣到看着好友一脚踏进去还不吭声的地步。
剑子适时转换方向,“还是好友你细心啊。”
你要是认真看路会看不见?龙宿觉得没必要拆穿他还在琢磨什么坏水的事实。反正他要真敢把歪脑筋动到自己身上他龙宿就敢把这白毛踢进妖精环里。
听说风元素精灵西尔芙最近在这里招夫婿呢,不知道苦修士成亲会怎么样啊。想到这里龙宿又有点惋惜,早知道刚刚就不提醒了,让他一脚踏进去多好,虽然不可能真的让他娶妻,但是看看他愁眉苦脸的样子也很让人愉悦啊。
越往森林深处走,龙宿就越悠然自得,至于转的是不是荒郊野岭好下手这种念头就不得而知了。
突然传来一阵美妙的乐声。
剑子转回头看龙宿,以眼神询问,是这个吗?
龙宿仔细听了会儿,还时不时地若有所思一样点点头,就在剑子准备捂住耳朵的时候才感慨,“真是一位歌喉动人的姑娘。”
你听了半天就是在听歌?剑子瞬间觉得龙宿一点也不靠谱了。要不是别的妖精朋友都不在这儿,他是真的一点都不想劳动这位啊!
“这音乐又不足以把你给勾过去,怕什么?”龙宿对他做出来的这幅如临大敌的模样表示了毫不留情的鄙夷,跟我装什么呢?
剑子偏过头去不理他。
龙宿并没有刻意压低声音,兴许是他觉得那沉醉在唱歌里的朋友并不会注意到这些细枝末节。然而歌声突然间就断了。再一个眨眼,龙宿就感觉不到妖精的气息了。
唉,真可惜,许久没听到这么美妙的歌声了。龙宿先生惋惜地摇了摇头。
龙宿摇了摇头,“走吧,在这里没感觉出来有人类的气息。”看了看剑子,又特地补充了一句,“除了你。”
妖精的感知能力很强,可是剑子还是不放心。
“今天已经把她惊动了,你就算要查,也至少要明晚才行。”
可是……
剑子握紧了拳头,眼里闪动着莫名的光芒,“听说已经有三个孩子不知所踪了。”
声音虽然平静,可是龙宿清楚地听出了里面隐藏的愤怒。
“走吧,你就算在这里蹲一夜也是徒劳,先回去,再做打算。”
这下换成龙宿拖着剑子走了。
在夜里,贪玩的孩子会被甜美歌声诱惑而踏进森林里,然后就会被伺机的妖精抓住取其性命。所以,如果要是在夜晚听到美妙的歌声,千万要捂住耳朵,不然会回不了家的哟。

下一章啥时候发?保密~

评论(8)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