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非客

这里画风不正常,日常不吃药

【剑龙新年选梗活动】篇捌:亲爱的龙先生

楔子在这儿

古生物成语活动自萌组:

选梗:孤芳一世,幸得一知己

当阳光温柔地流淌在这个平静的小镇上,田里的农夫总会更加欢快的劳作。虽然这样的天气不会让他们的工作变得轻松,但是却会让他们的心情格外舒畅,连带着繁重的工作也不是那么讨人厌了。
龙宿总会选择在这样的时候出来,悠闲地躺在云端晒太阳,当然聆听陆地上的少女甜美的歌声也是一种难得的消遣。他已经活的太久了,久得都不知道自己多少岁了,陆上的歌声换了一批又一批,田间的农民也已经换了不知多少代了。那些人永远不会知道,在这个小镇成立之初,就有一双淡漠的眼睛在看着他们的生生死死,却从来没有想要参与进来的意思。不过今天这位可爱的姑娘歌声的确非常悦耳,也许她能找到一个高大英俊的小伙做恋人。
剑子就是在这样的时候闯入了龙宿的视线。他的衣服比自己身边的云朵还要洁白,一双黑珍珠似的眼睛温和澄澈,仿佛世间的罪恶在他温和的注视下都会被净化。当一个罪恶缠身的灵魂被他所祷告,会不会就这样得到宽恕?
不过龙宿从来都不信所谓的神祇,即便他本身就不是一个寻常的存在。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他的确从未见过所谓的神明,也无所谓正邪,只要他能这么逍遥下去,其他的事情他都是不怎么在意的。
然而他却在意起了这双眼睛。那个人在镇长的帮助下来到了一个小教堂,从此以后他就会住在这样的地方。这个小教堂还是很久以前上一任神父留下来的,那个神父也是一身白衣,每天过着清苦的修行生活,每周都会有一天把自己的食物节省出来做一些小零食放在大门口招待路过的小妖精们。龙宿也曾好奇地尝过,认定那是他平生所知最难吃的食物,没有之一。
可惜那个神父没过多久就离开了,这个小教堂也就荒废了下来。最初的时候龙宿还进去过,特地带了美酒与烹饪好的牛羊肉,可惜后来这里的灰尘越积越厚,爱惜自己形象的龙宿就再也不去了。
他单手撑着脑袋看着那神父送走镇长,看着他忙里忙外,看着他把路上淘气乱跑的小棕仙们引回家,也不觉得无聊。龙宿本来就是很耐得住无聊的人,再加上这个小神父勾起了他的兴趣,因此他看的津津有味,也不在乎这个地方原本是他所厌恶的存在了。
太阳差不多要落山了,龙宿也准备离开了。这时候那个神父走出来冲着云端的他笑,嘴巴动了动,若是寻常人根本听不到他说了什么。可是龙宿偏偏听的一清二楚。
“要进来坐坐吗,这位龙先生?”那声音和眼神一样温和,甚至还带了几分雀跃。
龙宿没有犹豫就飞到了他面前,像一个王室贵族一样优雅地对他笑了笑,露出来两个小小的酒窝。他在云端待了太久,眼睛里都仿佛藏着阳光,“盛情邀约,却之不恭。”
龙宿的脸是非常精致的,剑子觉得即使是太阳神殿里的阿波罗在面对他的时候也要逊色上不少。
剑子几乎被他的笑容迷花了眼,回过神来后不紧不慢地将他迎进屋子,摊着一双手作无奈状,“阁下也见到了,剑子今天才来这里,所以地方还有些乱,希望不要介意。”
“哪里,先生太客气了。”龙宿嘴角的笑比屋外的玫瑰花还要甜美动人,“我名龙宿,先生可介意我直唤先生剑子?”
“你若是愿意我很荣幸。”剑子端了泡好的茶过来,“这茶不算好,不过也不算太坏就是了,还算拿得出手。”然后又自顾自拿了一杯,“那,我就叫你龙宿了。”
龙宿紫色的睫毛扇动几下,“荣幸之至。”
这一晚过得很愉快,对于双方而言都是如此。若说剑子生性平易近人并不算什么,可是龙宿天生就带了一种闲人勿近的孤傲,这么长的时间以来也没有与谁结交的意思,今日却和素昧平生的修士聊得欢愉,若是让穆仙凤默言歆看见了只怕会觉得自家主子被人冒充了。
当天边渐渐泛白,龙宿才想起自己出来时一时兴起,家里的人都还不知道。若是再不回去只怕是要出事的。
“这一夜承蒙招待,他日还请先生来寒舍让龙宿招待一次。”
龙宿毕竟不是人,即便是一夜未睡也还是那么精神漂亮,完全没有一点疲惫的样子。
“你这么热情我当然不会推辞了。”
剑子笑着应了一声,并没有没当回事。
可没想到过了几日就真的有人找上门来。红衣的少女笑语清脆好似银铃,礼数周到却又不失热络地请他跟自己走一趟。
剑子早已把之前的约定抛在了脑后,对着这位可爱的姑娘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呃,姑娘,你是不是找错人了?”
红衣姑娘疑惑地皱了一下眉头,“没错啊,我家主人说的就是这里。”
“可是我初来乍到,根本不认……”拒绝的话还没说出口,剑子惊恐地发现面前娇俏玲珑的姑娘大眼睛里已经蓄满了泪水,赶紧改口,“好好好,我去就是,这位可爱的姑娘请不要流泪了,剑子承受不起啊。”
这位可爱的小姐的主人到底是有多奇怪,才能放心把这位姑娘放出来邀请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
红衣少女拿袖子遮了一下脸,再拿开的时候脸上已经没有了半分想哭的样子,眼泪也收得干干净净,笑容灿烂动人,“先生请。”
剑子有点搞不清楚这位姑娘是怎么把眼泪收放自如的,大概是她们一族天赋异禀?
红衣少女带他来了一座华丽庄严的城堡,看着门口夜明珠做的路灯剑子有点明白这位奇怪的主人是谁了。
龙宿正潇洒而不失华贵地坐在百花装饰的花园里,一看见他们来了就笑弯了眉眼,“凤儿,辛苦汝了,下去吧。”复而又望向剑子,“我家凤儿没有怠慢剑子好友的地方吧?若有还请原谅她还是个小女孩。”
“龙宿你胆子是真的不小,也不怕我把这位可爱的班希给惹哭了,到时候可就轮到你哭了。”
龙宿得意极了,扇子摇得欢快。“若不是这样怎么请得到好友呢?再者说了好友善良仁慈,会忍心看着龙宿因为你的无心之失而英年早逝呢?”
“不好意思问一下啊,你今年几岁了?”
“哎呀呀这话题伤感情,好友你伤到龙宿脆弱的心灵了。男人的年龄是秘密啊。”龙宿拿扇子捂了脸唉声叹气地扮可怜,过了一会儿拿下扇子来脸上还是完美无瑕的笑容,轻描淡写地揭过这个话题,“不说这些,今日就让龙宿好好招待先生一回吧。”
剑子没有拒绝。
龙宿几乎不出门,但是他对这个小镇的事情一清二楚,而剑子曾经四处传教所以他对外面的世界更加了解,两个人聊的津津有味。
“你若是喜欢,不如下次出去走走?”剑子看他对外面的事情感到新鲜好奇,含蓄地提出了邀请。
谁料龙宿的反应却并没有多热络,“再说吧。”他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意愿。
一来二去,两个人变成了知己。
龙宿总是比剑子闲的,所以他经常来找剑子,而且他也可以施魔法不让寻常人看见他。确切的说他只想让剑子一个人看见他,当剑子有事做的时候,他总是先安安静静地等在一旁做点什么打发无聊。
剑子与那个神父很像,他也会在每一周的固定时间做一些零食放到门口让那个那些路过的小妖精取食,自己却没剩下口粮,只好蹲在门口幽幽地看着食篮,等着看不下去的龙宿让穆仙凤送来佳肴。
所以当剑子在做弥撒的时候,听人倾诉的时候,总会看到龙宿悠闲地飘在空中或是吐烟圈或是翻翻带来的书籍,玩心起了还会搞两个恶作剧。
目送着又一个被突然出现的小石子绊倒的倒霉鬼离开,剑子惋惜地叹了口气。这真是太作弊了。
“你就不能消停会儿?”
“你不过是嫉妒我能这么做而你不能罢了。”龙宿吐出一阵烟雾,“假正经。”
“是,我假正经。尊敬的龙先生,可否考虑一下在下面对你那游戏还不得不假正经的心情?”
龙宿优雅的落地转了一个圈,很大方地答应了他的要求,至于会不会照办当然是看他自己的心情的。
剑子懒得跟他计较这些,转身去泡茶。龙宿就熟门熟路地跑进他卧室力等着。
修士的房间都是整洁干净、简单大方的,这落到龙宿眼里当然就是小气寒酸的典范。
一张单人床,几张椅子和一个小圆桌,圆桌上还摆了一个花瓶,不过里面却是没有花的。另一边的书柜上摆了不少书籍。龙宿一本本看过去,指尖在书脊上流连,却突然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似的。龙宿吃痛想收回手,却发现拿不开了。他不悦地看过去,原来是一本圣经。
妖精,尤其是邪恶妖精,对于圣经的厌恶几乎是与生俱来的,龙宿当然也不能免俗。而圣经之类的本身也对妖精有着排斥作用,即便龙宿强大到可以自由出入教堂,但是这不代表圣物对他就会很友好。龙宿死死地瞪着那本保存完好的圣书,大有用眼神将它撕个稀巴烂的意思。
你再不松开,别怪我不客气。
当剑子端着茶点回来的时候,看见龙宿得意洋洋地站在一堆废纸碎片中间。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是它先动手的。
二人默默无语地对望。
龙宿有点尴尬。
将茶点放到桌子上,剑子认命地叹了口气,“你都多大了,还撕书玩?”
龙宿觉得自己也冤枉,这本破书敢咬住他不松口他有什么办法?他傲然地昂了头,“我赔你一本就是了。”
埋头清理着圣经的残骸,剑子听见这话就抬起头来,“不用了,我还有备用的。”
龙宿哼了一声,像极了犯了错却又拉不下脸道歉的孩子。
剑子莞尔,“龙宿,你毁了我的书,怎么说也该是我拉长了脸,你怎么先闹脾气了?”
闹脾气这么不华丽的事他会做吗?好的,他这次就不华丽怎么的?龙宿偏头到一边不理会。
剑子也无辜,到底是哪里惹到这位高傲的龙先生了?他可是什么都没做啊。
两个人就这么僵持着,油灯的火苗被风吹得一颤一颤的。过了不知多久,龙宿似乎是有所感触。
“剑子,”他的声音轻柔地像蝴蝶震动翅膀,“你会在这里留多久?”
“也许——会一辈子留在这里。”那黑珍珠一样的眼睛里溢满了笑。
那夜的故事就这样翻了章。
龙宿后来真的让人送了一本圣经回来,是装帧非常精美的那种,书页里还掺了金粉。不过这位漂亮的龙朋友却没有跟着书一起来。
剑子把这本书小心地收起来,在平时仍旧拿着自己平淡无奇的书册。
在另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他对着天空笑,然后邀请云端漂亮的龙先生下来喝一杯茶。
 
应该算得上幸得一知己吧。
 
 

 【完结】

评论

热度(18)

  1. 三非客古生物成语活动自萌组 转载了此文字
    楔子在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