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非客

这里画风不正常,日常不吃药

偕老

他住进医院了,因为不小心滑倒了。他已经很老了,老得没办法再和年轻人一样四处旅行了。

“我们没事,你们不用操心了。”龙宿对着电话说,“放心吧,有我呢。”

电话那头似乎说了什么,惹得龙宿不悦地蹙起眉头。

“当然不会有事,你们好好过自己的日子就行。”

又过了好些时候,房内传来一些窸窸窣窣的声音。

“他好像又要起了,我去看看。先挂了。不用——不用过来了,他好的很,你忘了他是天下无双的剑子仙迹了?你们就别操心这边了,好好工作。”

挂了电话,龙宿尽量快得往卧室赶,脚步有些虚浮,不复年轻时的凌厉敏捷。

剑子正艰难地把自己的腿往裤子里套。

“怎么了?”龙宿皱着眉头上前帮他穿衣服,“身子还没好全就忙着要下床,真是一只猴子。”

剑子抿着嘴,只管穿衣服,也不说话。自打他住了院以后,就寡言了起来。

“别硬套,你刚骨折住院回来忘了?”龙宿赶紧帮他穿上,同时还不忘一通数落。说着又笑了,“瞧你现在这样子,啧,果真天下无双。”

剑子本来就因为被强令在床上躺了很久而有些恹恹,再加上手术伤口还没全好,龙宿又这么一取笑,直接不穿了,往床上一躺被子兜头一蒙,不动了。

“今天中午想吃什么?”

没反应。

“看在你是病号的份上才让你点的,快说。”

蚕宝宝蠕动了几下,包得更严实了。

“真是越老越小,要不是你死活不愿意请护工,我才懒得管你。”龙宿装模作样哼了一声,噙着笑去做饭了。

因为剑子刚出院,所以午饭很清淡,但是却没少了他最爱喝的莲子汤。

眼看着剑子颤巍巍几乎挪不动步子,龙宿走过去掺着,“果然是物极必反。以前你老往外头跑,拿绳子栓都栓不住,现在好了,压根儿走不动了。”

剑子端着一张脸坐到饭桌前。

“怎么?要不要再喝点?”

剑子摇了摇头,过了好久才问,“你怎么不多吃点?”

“我吃够了。”

吃过午饭,仙凤言歆他们来了,因为不放心两个老人。

“不是说了不让你们来了吗?昨儿个无忧刚来过。”龙宿一见他们就抱怨,眼里却是遮不住的笑意。

穆仙凤努了努嘴,一边倒水一边笑,“先生刚出院,正需要照顾的时候,哪儿能不过来帮忙呢?”

默言歆不善言辞,一进门就先掺着剑子去有阳光的地方坐下。

“在医院里就够折腾你们了。”龙宿让他们坐下。

穆仙凤眼珠子转了转,娇笑着,“最辛苦的不是主人吗?先生可一步都离不开主人呢。我记得先生刚做完手术的时候您和言歆一起回来取东西,正巧先生这时候醒了,还没清醒呢就吵着非要下床到处找您,我和无忧流川三个人都拦不住。”

龙宿哼笑两声,“给自己找理由下床罢了。”但脸上的表情却是难掩的得意,就连眼角的皱纹里都仿佛藏着春意。

旁边的剑子听见这话,默默把头别向了一边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龙宿看见他这样笑得更欢了,“怎么?闹得出笑话不敢认啊?”

横说竖说剑子就是当自己什么都听不见。

龙宿笑得越发开心,顺手点了一支烟。剑子皱着眉头夺了下来,灭了。

“你自己都还没康复,倒管起我来了?”

龙宿好气又好笑,但是剑子就是不为所动,绷着一张脸死活不肯妥协。

到了快吃晚饭的时候,两个年轻人才在龙宿的再三催促下匆匆离开了,今天是情人节,他们还有整晚的风花雪月要享受。

“今晚想吃什么?”龙宿轻声问了一句。

剑子摇摇头。

龙宿叹了口气,一边准备食材一边问“待会儿出去走走怎么样?”

黑珍珠一样的眼睛一瞬间亮了。

“但是只能走五分钟。”

然后那亮光又黯淡了下去。

龙宿回头看见他抗议一样的表情,挑了挑眉头,“不然不去?”

……

街道上都仿佛笼着一股甜蜜的气息。

龙宿掺着剑子,慢慢地走着。

“还记得当初我们俩第一次过情人节,那时候我们还在农村,瞒着佛剑偷偷跑去约会,最后还是让佛剑知道了,抄着家伙就过来了。”龙宿含着笑,连皱纹都是焕发着神采的。

剑子撇了嘴,要不是你偷摸着去薅了傲笑红尘家的地瓜还不承认,佛剑至于吗?

时间真快啊。那时候,他们还是年轻气盛血气方刚的少年,如今,都已经步履蹒跚。龙宿的眼睛开始花了,剑子的脚步也不敏捷了。

路边散步的小情侣们手捧着香花,拥抱着甜蜜。

而这些对他们而言已经没什么意义了,只有交握的手那么紧,一直不曾放开。

“剑子,情人节快乐。”

“情人节快乐。”




评论(6)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