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非客

这里画风不正常,日常不吃药

假如他们突然看见弹幕

某年某月某日,宅在宫灯帏看烟雨的龙宿突然间发现他脑门上晃过去一行字。
内容是“宫灯帏啊,我龙美如画~”
是说这几个意思?说的是谁啊?不会是我吧?谁这么大胆敢跑这儿来?
龙宿试着提笔写了自己诗号,然后发现头顶上当即就飘过去全诗,这也就算了,什么叫@剑子仙迹?@这个符号是什么意思?
龙宿懵逼地瞅着脑门顶,就看见一句句要么是夸自己的要么是呼叫老道要么是他根本就看不懂的话慢悠悠飘了过去。
不是错觉?龙宿四处瞅着,总觉得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自己,看的他浑身发毛。
“吾友剑子啊……”
然后满天的字就像炸开锅一样沸腾了,什么倒贴团长啊、独守空闺的男人啊、墙王习惯迟到啊、宅龙啊……
吾宅不宅关你们什么事?倒贴团长是谁?有本事再说一遍?
可还没等他发作呢,字儿就飘过去了,抬头只看见大红灯笼。
谁的无聊恶作剧?
龙宿懒得理了,还是弹琴吧,弹琴好。然并卵,定情信物这几个字吓得他又把手缩回去了。闹呢?吾可是清清白白的好龙首!
霸道总裁龙日天是谁叫的?谁叫的?站出来!吾保证不动手!
龙宿这头惊魂未定,结果那头剑子就撑着伞来了。
然后他转头看向剑子的时候就看见面前快速地飞过去一行行字,多得都能称霸整个天空了,“龙剑秀恩爱预备起~快上bgm宫灯帏”“前头的站住,是剑龙!”“龙剑党头顶青天~”“承包咻咻的小酒窝⁄(⁄⁄•⁄ω⁄•⁄⁄)⁄”“承包毛毛的小蛮腰(●'◡'●)ノ❤”
剑子刚一落座就看见龙宿黑了的脸色,愣住了,不是吧?我没怎么他啊。“好友——”
龙宿诡异地冲他笑了笑,笑得剑子心里直打突,“来来来,喝酒。”
“deideidei,酒后好乱性~”眼前飘过的这一行字让龙宿笑得更甜了。
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剑子仙迹一头雾水地灌了三杯酒。
龙宿露出来白森森的小虎牙,“好喝吗?不够还有。”
“修道人不宜多饮。”今天怎么这么殷勤?
龙宿笑得更欢畅了,“没事,这儿只有汝吾二人,怕什么。”
果然,头顶的字顺势而变。
“yooooooo~主子坏死了!”“先灌醉再扒衣,不愧是龙首!好计谋!”
发觉了新游戏的儒门龙首殷勤地给道门先天劝酒。
然而这份愉悦感在一个“咻咻好人妻”的感慨中顷刻粉碎。
剑子本来还沉浸在与好友相会的开心中,却不经意间看见龙宿狰狞的脸,“好友今日不舒服?”
龙宿大人能说实话吗?果断撒谎啊,“无事。”
“真的?”你那表情可不像啊。
“真的无事,来来来,好友,酒喝多了,喝茶喝茶。”
剑子半信半疑,“你说没事就没事吧。”
“毛毛好宠啊~剑龙党头顶青天!”“龙剑党头顶佛剑分说!”
龙宿想了一下那画面,当自己怀里搂着剑子的时候,佛剑在一边盯着看……他觉得自己已经萎了。
剑子看着好友的脸色有越来越青的架势,不由得关心一句,“龙宿,若是你不欢迎我,就直说吧,剑子不是承受不了打击的人。”
“好友说哪里的话,龙宿怎会不欢迎好友呢?”
龙宿一边和好友说笑,一边看天上的字,适时调整态度。这样频频望天的举动终于引起了剑子仙迹的注意。
剑子抬头,“好友你在看什么?”
金光闪闪的“龙剑王道”大摇大摆晃了过去。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好友,屋里说吧。”
龙宿看着天上的字体各种刷龙剑剑龙以及不可描述,想说你认真的?
刚回屋剑子就瘫倒在椅子上了,“你居然在看那玩意儿,无聊不无聊?”
龙宿:???
“这些天不知道为什么天上总是飘字,还很……”剑子咳了两声,“谈无欲都差点被铺天盖地的老公吓回去退隐了,然后还有人说什么他出来是为了素还真,你想想会发生什么吧。”
龙宿仍旧下意识往天上瞟。
“别看了,这里不会有字的,我观察好些天了,你这屋里面不会飘字。”剑子惆怅地拿手遮住脸,“我觉得总有人在监视我们。”
“好友想如何?”
“有主意的话我还会躲进来吗?”
看着好友一脸生无可恋宁愿去打弃天帝的表情,龙宿想了想,“吾倒有个法子。”
“说来听听。”一秒打起精神的剑子差一点蹦起来。
“不如将计就计?”
“?”
“就是,暗处的人想要什么,吾们就给他们表演什么,到时候他们觉得没意思,自然就不会再来招惹了。”
剑子低头琢磨着。
“不用想了,就这么着吧,今天起汝就和吾组成龙剑了。”
“为什么不是剑龙?”
“吾也观察了好一会儿了,明显想看龙剑的人比较多。再说了,甜言蜜语,汝会说吗?”
“……”
看着龙宿越来越甜的小酒窝,剑子有一种钻进陷阱的错觉。

评论(18)

热度(84)

  1. 禅与摩托车维修女郎三非客 转载了此文字
    好梗!!!好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