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非客

这里画风不正常,日常不吃药

大师说他上回没槽过瘾

上一期:学会手机加链接了好开心

哥上回说到哪儿了?哦,对了,就是龙宿过来让哥帮忙逮猴,哥没答应。我们继续啊。
这之后其实哥就没见过他俩了。当哥收到了素还真的信件哥就出来了,然后又收到剑子的传信。第一句话:“龙宿不理我〒▽〒”哥一个手抖差点把信给撕了。这货怎么突然又学起卖萌来了?第二句话,“苦境有难,弃天灭世。”靠!合着你还知道啊!第三句话,“佛剑你去把龙宿拖出来我们一起打怪。”你都拖不动凭什么就觉得哥能拖动啊?你们不是好基友一生走吗?还嫌哥的暴力形象不够坏吗?不过把龙宿拖出来是大事,嗯,还是去吧。
剑子没告诉我去哪儿找。他或许是忘了。但是!龙宿他大爷的那么多房产难道要哥一个个跑一遍?想累死哥啊?还好有个佛友过来跟哥贡献情报。你看,哥说什么?还是我佛门的人靠谱吧?不过这货怎么有点龙宿那种不务正业的德行呢?啥时候了还出来溜达?算了,先去找龙宿。
三分春色门口,哥总算是明白了剑子为啥不来了。那么大的八个字“内有仙姬来者慎入”,他大爷的哥也想走啊!好在哥反应快,突然想起来龙宿这十有八九是吓唬剑子用的。哥壮了壮胆,站在那儿等下文。对对子?这个容易,哥从小跟别人对对子就没输过!管你写的什么东西,哥一句“杀生为护生斩业非斩人”都通用。果然,龙宿很懂事儿,立马就把哥请了进去。
“龙宿……”哥刚一张嘴,龙宿就东拉西扯,你妹当哥是你家道士啊能跟你贫?还拿东西贿赂哥?哥是那种人吗!你必须跟哥去打怪,至于东西,事后拿来孝敬也不迟。如此几次,哥背后的佛牒有点躁动。你特么再不听哥说话哥就放佛牒了啊!哥其实很讲道理的,所以哥给了他两个选择,自个儿乖乖出来打怪还是三分春色变成第二战场。相信以龙宿的觉悟一定会自觉出来效力。
打狗还这么麻烦,哥有点不爽。佛公子你确定你没驴哥?你瞅瞅龙宿那小子跃跃欲试的样子,万一剑子以后过来问哥咋解释?俗话说的好,宁拆十座庙,不拆一对基,哥魅力这么大,龙宿以前还对哥有过非分之想,他和剑子分了咋整?
龙宿似乎看出了哥的犹豫,他亮闪闪的眸子看着挺危险,沉着声音坚定道,“佛剑,为了大义。”
放P!为了大义是以不能牺牲哥的清白为前提的!你给哥站远点儿!放规矩着!上回你趁着哥昏迷把哥的上衣扒了哥还没找你算账呢!
龙宿看着有点失落,眼睛里都像蒙了一层灰,“汝之前和剑子腻腻歪歪吾也没说什么啊。”
你胡说啥!你怎么能质疑哥的取向!等会儿!剑子也!哥决定日后离他俩都远点。
狗是打没了,龙宿抓着哥的手非要给哥把脉。你是拽够了没?!把脉需要摸到手心吗?不知道哥怕痒啊!
一到豁然之境龙宿就自动往剑子的跟前蹭了,亏得之前哥跟他提到剑子他还各种不情愿呢,感情都是在跟我装!看了看别人,葱花他们脸上都或多或少有点尴尬。哥能够理解,毕竟他们的基友都没了,这俩还在没羞没臊地秀恩爱。唉,你们这些人修为还不够啊,跟哥学学,他俩往死里秀哥也能不动安如山。
万里狂沙啥的哥其实是不介意的,但是那俩货这种情况还不忘秀恩爱是不是有点过了?
龙宿逮着机会就往剑子身上靠,“吾讨厌风沙掩面之感。”哥似乎听到他在小声说要亲亲要抱抱要举高高?!!
剑子拍了拍他的脸,“乖啦乖啦,不会有损你的风度的。”剑子真偏心!他对哥就从来没这样一半温柔过!
然后他们俩就腻歪到一块去了!你们是来干嘛的啊?度蜜月?懂点人事儿行吗?
哥强烈怀疑最后老天是打算让这对基佬把弃天帝秀瞎自动回家或者自裁!
好在这漫天的风沙估计让他看不见这边的情况。
哥和龙宿他们合计了一下,觉得跟他打胜算太小,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临走前哥回头瞄了一眼,发现其实某些时候还是能见人的,而且似乎弃天帝看着哥的眼神很同情?……哥还用你个空巢同情啊?
一页书风之痕联合怼弃天帝,一页书专门给我们哥仨留了个贵宾席现场观看。临开场前,哥拿着佛牒对他们循循善诱,“敢再不分场合折腾就别怪哥不讲情面了啊!”并且哥坚持他俩之间的距离不能少于十米!有外人的时候不能再放任他俩给集体丢人!哥还是太天真啊!这样他们俩都能互撩啊!心好累……
回到定禅天他俩是怎么又腻歪到一块去哥也不知道,毕竟哥管不了了!让他们俩自由发挥吧!只是定禅天好歹是佛门净地你们俩给我收敛点啊喂!龙宿你快把头从剑子脖子上挪开!剑子你手往哪儿放呢!人家在救人你们能至少装个样子吗?!我现在跟佛友解释不认识他们还来得及吗?我是不是该庆幸该办事的时候你俩还会老实出力?!
要对付弃天帝,哥心里大义凛然。反正哥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毕竟对方是弃天帝,哥觉得再怎么样咱哥仨都是要认真的。
可是等他俩一张嘴哥就再一次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儒见天下残,覆生始元。”“道见万物灭,杀生归一。”你俩第一次明明不是这么念的!算了,就当他俩老年痴呆记性不好!哥忍!哥觉得弃天帝似乎是真的对哥有点不一样,还特地问哥怎么个看法。他大爷的哥才不用你个空巢寂寞老神同情!哥要念往生咒了!
龙宿替剑子挡了一招。看样子是挺疼的。该拍拍他的头夸他表现得真不错吗?哥记得以前剑子总会这么做的。
生死关头这俩老毛病又犯了。啥时候了呀还吵架?这么多年哥看着都替你们着急啊!该告白的赶紧的!你们可以当哥不存在!反正咱仨聚会哥一向都是背景。
哥告诫他们把握时机,谁知道他俩居然脸!红!了!你们原来也会不好意思啊!龙宿你扭个什么头?天花乱坠的情话都让你塞进狗肚子里去了?哥都想替你们说出来好吧!
算了,哥再也不管他俩的事了!爱咋滴咋滴!先把弃天帝怼回去再说!话说弃天帝你无聊不无聊!就算要回去还得把神州柱打烂?几个意思?你不舒坦也不让我们好过?他大爷的难怪朱武不想认你啊!
剑子的选择是把龙宿送出去了。哥能够理解,不过你能不能不要再给哥讲笑话了?猴子你真当贫僧收拾不了你是不是?
补神柱的日子很无聊,剑子还在孜孜不倦地挑战哥的底线!到底有什么东西能堵住他的嘴?还是龙宿好,至少他从来不说这种东西。不对……龙宿爱瞎说情话——还是让他俩缠缠绵绵到天涯去吧!以后离哥越远越好!
龙宿还没找到救人的办法啊。哥现在想想这些有的没的都吃力了。剑子也差不多。哥不甘心啊!媒人红包哥还没拿到手啊,媳妇茶哥也没喝到嘴里啊。
看着龙宿崩溃的模样,哥瞅了瞅剑子,心里叹了口气。
“佛剑,你说龙宿以后会忘了我们吗?”剑子看样子都快哭出来了。
你,应该不会。哥……不确定啊——哥忧郁地望了望天空,有点惆怅。
一个长得挺像鬼的熊孩子过来收我们的魂魄,哥一边想着地府里的人长得也太磕瘆了一边往那灯里钻。同时哥突然想到了一点,哥和剑子都蹲里边不会挤吗?然后哥两眼一黑,晕菜了。死猴子不会看准了再进来啊!直接往哥头上怼!贫僧绝对会讨回来的!
再醒过来,哥看见了自己的身子。老实说如果不是魂魄没有眼泪你大概能看到哥热泪盈眶的样子。哥竟然还是那么帅啊!剑子你往哪儿跑?那是哥的身体!哥赶紧追过去,发觉剑子是睡迷糊了。一脚把他踹回自己的身体里,哥这才安心落到自己身体上!哥如此神圣威严霸气侧漏岂容你等染指!
复生归复生了,可是哥明显觉得比以前虚了。龙宿别念了,哥慢慢养着就是,你去念叨念叨你家猴子好不好?他比较欠收拾。龙宿的回答是看剑子那副样子舍不得打舍不得骂。去你姥姥的哥就很好欺负吗?等哥恢复了,咱慢慢算账!

评论(10)

热度(20)

  1. 雪雷鹰三非客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