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非客

这里画风不正常,日常不吃药

一起来玩家家酒

绝不承认是蜡笔小新看傻了的缘故。
疏楼大企业家膝下有一儿一女……应本人要求加上收养二字。顺便,疏楼大企业家表示,这俩还没桌子高的奶娃娃我有那么禽【和谐】兽对他们下手吗?剑子仙迹你再出去乱说试试?
默言歆性格文静内向,穆仙凤乖巧伶俐,深得疏楼大企业家喜爱,只要孩子别提啥太过分的比如踹了剑子仙迹之类的要求,疏楼大亨一般都会尽量满足。
于是……
“主人主人,我们来玩家家酒吧。”穆仙凤抱着洋娃娃噗灵噗灵地发动祈求眼神攻击。
“可以啊,只有我们两个吗?”
“还有大家~”穆仙凤举手,“凤儿就演聪明乖巧的女儿,言歆演一岁小婴儿,主人长得漂亮,所以演风华正茂但怀有身孕的妈妈,剑子先生演身为上班族明明没几个钱又花边不断的爸爸。”指着刚过来的剑子。
刚踏进来准备蹭饭的剑子仙迹听见这话立马把脚又缩了回去,“仙凤,别胡闹,龙宿不会同意的。”
“怎么会呢。小孩子就应该多玩玩,大人也该陪他们玩才行啊,这样有助于激发孩子们的创造力。况且,”龙宿笑得有些不怀好意,“能和好友演夫妻龙宿感动之至啊。”
剑子又往门后缩了缩,“仙凤啊,爸爸是要养家糊口的,你看我这工资养你们可能吗?”
“没关系啊,主人的钱够就行了。”
“所以好友想演妈妈?”
“龙宿别跟着起哄!”
“可是……”
“仙凤,你可以当爸爸已经死了。”
“那先生要演谁?”小仙凤有些苦恼地歪头想想,“对了,先生可以演动不动就来串门找妈妈的隔壁王叔叔。”
……
为什么我觉得这个角色更悲剧呢?剑子仙迹浑身寒毛直竖,“我还是演爸爸好了。”
龙宿双手抚胸口,金灿灿的眸子狠狠眨了眨,笑得万物回春,“亲爱的,你回来了~工作辛苦了,要先吃饭还是先洗澡?对了,宝宝今天踢我了呢。”
“……你入戏会不会太快了……”
“你胡说什么呢,快进来吧。”龙宿一边笑得异常灿烂一边冲他招手,然而在剑子仙迹听来就是快跳进【陷阱里】来吧。
如果我真的有这种家庭,我宁愿离家出走。如此作想的剑子仙迹后背冷汗一阵一阵的。
“爸爸~”小仙凤扑上来要抱抱,“仙凤今天在幼稚园得了小红花哦。”
剑子下意识把孩子抱起来,“仙凤真乖。”
龙宿在一旁颇有几分温婉之色,“剑子,我这正宫当得如何?”
“……很有祸世妖姬的感觉。”
“你要吃莲子汤还是……”
“莲子汤就好,我拜托你不要随便联想。”剑子把他按到椅子上,“你也辛苦了,有了身子不宜劳累,我去拿就好。”
很好,这种时候你们忽略我就成。明明扮演的是婴儿却还是很安静地一声不吭的默言歆默默地想着。
“主人,言歆该换纸尿裤了吧。小婴儿不换会不舒服的。”
默言歆默默往角落里缩了缩。
龙宿眼里闪过一抹精光,“说的也是——”
“龙宿啊,差不得得了吧——”你不会真打算给言歆穿纸尿裤吧?他再听话也是会哭的我警告你啊。
玩心上来的龙宿哪里听得下去,飞快的翻出来一个紫色的盒子,“凤儿,你协助我。”
“是!”
“喂!”
盒子打开,是一套碎花小裙子。
龙宿兴冲冲地展示给他们看,“你们看你们看,小碎花的,还有蕾丝边呢,上面镶满了碎钻。”
“你不会……”
“既然是小婴儿那么衣服肯定脏了,不如一起换了。”
“先生救我!”
“凤儿,拦住他!”
“是。”
一大一小拿着小裙子慢慢逼近。
“言歆乖,过来换上。你知道我为了这一天等了多久吗?”
“言歆听话,凤儿保证一定很好看的~”
剑子一脸同情,“龙宿,你的趣味果真……不俗啊!”你不会从一开始就惦记着这么一天的吧?
小言歆被逼到了墙角,干脆使出了小孩子的绝技,我滚我滚我滚滚滚!在地上又滚又踢又打又哭的,龙宿仙凤靠近不得。
“亲爱的,言歆这样你就不管管吗?”
正美滋滋看戏的剑子呛了一口茶,“你不是正在兴头上吗?”
“你就看着他一直这么下去?!”
“哦……言歆过来,那边很干净了,过来这边滚滚。”
“负心汉没良心,他不是你儿子吗?你居然……”龙宿双手掩面作痛哭状,“我当初就不该嫁给你,你分明就是外头养了小的不要我们这一大家子了,连自己亲骨肉都狠得下心——”
“爸爸~妈妈~”仙凤也跟着哭。
“你们……会不会太入戏了一点?还有,我哪儿来的钱养小的啊?”
“你剑子仙迹多大的本事,还用得着拿钱?一句话就够了。你分明嫌我年老色衰,向来只闻新人笑,从来不知旧人哭的,凤儿言歆,我们收拾收拾东西,给新人腾地方。剑子你放心,这个小家伙还是你的孩子,欢迎你随时来看他。”
“疏楼龙宿你够了!”
“龙宿剑子……”佛剑打开门看到这阵仗有点懵。剑子在抓狂,龙宿在一旁一副被欺负了似的怨妇样,穆仙凤在哭闹,默言歆在地上滚。总觉得还是尽快远离比较好。
仙凤看见他像见了救星,“这不是经常过来借酱油的佛剑叔叔吗。佛剑叔叔你快劝劝爸爸妈妈,他们要闹离婚。妈妈肚子里还有小宝宝呢,万一影响到小宝宝就不好了。”
“仙凤别胡说。”剑子要被彻底打败了,我们会被斩业的啊!“好友来这里有事吗?”
佛剑身后的圆儿醒悟一样地开口,“看来剑子叔龙宿叔在陪仙凤玩家家酒。”
“……”佛剑看了看这鸡飞狗跳的场面,许久闷出来几个字,“借酱油。”
“……”
“佛剑叔叔,爸爸要抛弃凤儿言歆和妈妈,你快劝劝他吧。”
“佛剑,你看剑子他……孩子哭闹他也不管,都是我一个人在拉扯,他还……他还……圣踪蜀道行慕少艾笑封君之类的蓝颜知己不停。我……我当初不该嫁给他的……”龙宿来劲了,演得越发卖力。
“剑子,糟糠之妻不可抛,更何况对方还有身孕。”佛剑看了看,拍了拍龙宿的肩膀,“他会好好待你的,先把孩子哄好吧。看来你家里今日不宜见客,我找别人借便是。一家人好好过日子。”
“你接受能力未免太强了吧!”剑子一脸不可置信,“这……”
“你们先解决内部事宜,吾明日再来。”佛剑拎起圆儿飞快跑到门口,速度关上了大门。
“圆儿——”
“爸爸?”
“一个月以内不要靠近这里。”
“好。”
门内“自家人”还在鸡飞狗跳中。
“你说你,每天上班就那么一点点工资,还不够我和凤儿言歆一个月零花呢,你还去上个什么班?”
“那太好了,你快去找个工资能供得起你一个月零花的人吧。”
“Honey我开玩笑的~不要抛弃我和孩子们,我肚子里还有一个呢。”
“……你是个男的!”
“讨厌~Honey你胡说什么呢,人家明明就有你的孩子了,不信你摸——”
“好了,亲爱的,反正也这么晚了,不如去休息吧。”
“……”
夫妇二人回房了。
默言歆终于停了下来,喘着粗气,“得救了。”
穆仙凤笑得有些贼。
又过了数日。
“先生先生,我们来玩家家酒好不好?”
剑子仙迹僵了一下,“仙凤想玩啊?”
“嗯嗯嗯!”泪光攻击。
“……”
“先生~”
“好好好,”剑子做最后挣扎,“不过我有个要求,我绝对不要当大人!不论是爸爸妈妈还是隔壁老王,都不要!”
“没关系,这次凤儿演爸爸言歆演妈妈,因为主人说还是想看言歆穿小裙子,然后主人先生演连体婴。”
“……”
所以啊,托疏楼大亨的福,穆仙凤的创造能力基本已经点满了。

评论(2)

热度(16)